贝索斯建议年轻人:要为自己的选择骄傲 而非天赋

  原标题 全球首富贝索斯建议儿女们:为自己的选择而骄傲而不是天赋

  来源 TechWeb

  作者 小狐狸

  11月19日消息,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报道,亚马逊创始人和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也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他给了他们一些适用于任何年轻人建议:为自己的选择而骄傲,而不是为自己的天赋而骄傲。

  最近,他在全球非营利组织FIRST在纽约举行的一次大会上表示,你可以为自己长得帅或擅长数学而高兴,但是你与生俱来的特质不会提高你的自尊。然而,你所选择的工作是你可以感到骄傲的东西。

  他说:“这是一种选择。当你做好你的工作的时候,它会带领你走向成功。”

  努力工作,你才能充分发挥你的才能,从而真正让自己与众不同。贝索斯表示:“当你拥有天赋,并且很努力地工作,那么你才能真正用到你的天赋。”

  因此,他鼓励他的孩子和每一个开始职业生涯的人根据自己的兴趣来选择事业,因为那样更容易成功。

  贝索斯表示:“当你根据兴趣选择工作时,你会非常努力的工作,这样你就更容易获得成功。你会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你将会感到精神抖擞。如果你做的是你喜欢的事情,那么每一天你都会觉得很有趣。”

  如果你的兴趣发生了改变,那也没关系。贝索斯承认,他在一开始也没有找准自己的兴趣。

  贝索斯表示:“当我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书的时候,我想成为一名科学家。后来,我又想成为一名物理学家,但中途发现我不够聪明,无法成为一名物理学家。”

  这些变化只能帮助他更接近他真正感兴趣的东西。贝索斯表示:“你必须弄清楚你喜欢什么,它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快乐。”



Yandex:将在当地推广微信支付跨境业务 方便中国游客

  原标题:俄支付公司在俄推广微信支付方便中国游客

  参考消息网11月19日报道 俄媒称,俄罗斯电子支付服务提供商“央捷科斯支付”(Yandex)公司宣布,将在当地为其合作商户接入微信支付跨境业务,为俄罗斯商家接受中国游客支付时提供方便。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1月15日报道,央捷科斯支付公司销售副总监安娜·库兹明娜表示,“央捷科斯支付公司是首批在俄罗斯市场推广微信支付的公司之一,对于做中国游客生意的商家来说,这是一个新亮点。俄罗斯每年要接待近150万个中国游客,央捷科斯支付公司可以为中国游客提供他们习惯使用的支付方式。商家在为中国游客提供方便的同时也可以增加刷单数量,从而提高销售业绩。”

  首批接入该业务的大型商城Citilink的财务总监谢尔盖·波多普宁指出:“大型商城愿意试用二维码支付,这样的支付系统在俄罗斯境内变得日益红火。此外,要发展业务,就不可能不考虑来自中国的游客。因此,在和央捷科斯支付公司合作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商业订单就是为我们在俄罗斯两个最大的城市,即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两地的全部大型网点增设微信支付。”

  报道称,在中国境外使用微信支付,中国用户只需拿出手机,让收银员扫一下二维码,然后通过手机确认即可。俄罗斯商家一旦与央捷科斯支付公司达成接入服务协议,即可以在POS软件中提供微信支付,或者通过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扫二维码进行收款。

  报道称,央捷科斯支付公司帮助家电和数码电子产品零售商通过微信支付实施收款,其中包括莫斯科的7个和圣彼得堡的5个大型网点。



2025年东南亚网络经济规模或突破2400亿美元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9日消息,谷歌(1061.49, -3.22, -0.30%)与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周一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的规模将突破2400亿美元,比此前估计的多出五分之一,更多消费者将使用智能手机上网。

  这项研究首次发表于2016年,涵盖打车、电子商务、在线旅游和在线媒体。周一发布的最新报告增加了新的行业,如在线食品配送,以及按需订阅音乐和视频等。

  报告估计,2018年东南亚地区互联网经济的商品交易总额(GMV)将达到720亿美元,同比增长37%。

  报告称,2018年,该地区的电子商务GMV将超过230亿美元,到2025年将增长4倍以上,超过1000亿美元,这得益于消费者信任的增强。

  该报告估计,2025年印尼的互联网经济规模将增至1000亿美元,占整个东南亚地区的五分之二。

  报告还称,2018年有望成为该地区互联网经济公司筹资创纪录的一年,今年上半年已筹资91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的总和。

  这项研究涵盖了东南亚六大经济体: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这一增长正受到世界上最活跃的互联网用户的推动,其中90%以上的用户是通过智能手机连接网络的。

  该报告称,越来越多的廉价智能手机的供应,以及更快、更可靠的移动通信服务的推出,为东南亚日益增长的互联网用户群体提供了支持。



Facebook“黑公关”震惊民主党:重新考虑与硅谷关系

在去年一次有关俄罗斯传播虚假信息的听证会上,美国参议院向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的代表展示一个虚构事实的“矿工支持特朗普”活动的帖子  在去年一次有关俄罗斯传播虚假信息的听证会上,美国参议院向Facebook谷歌Twitter的代表展示一个虚构事实的“矿工支持特朗普”活动的帖子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早间消息,据《纽约时报》近日报道,美国硅谷企业和民主党的关系在科技公司今年一系列丑闻后趋于紧张,但Facebook近期“黑公关”事件引发民主党人公开批评,并且让他们重新考虑与硅谷的关系。

  《纽约时报》近期报道称,Facebook高管在社交平台上隐瞒俄罗斯活动的时间比此前披露的时间长得多,同时,该公司聘请了一家与共和党有联系的反对派研究公司,来诋毁批评人士和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信誉,后者是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

  一直以来,基于对移民等问题的共同利益,硅谷企业和民主党建立联盟,并且通过数百万美元的竞选捐款得以巩固。但这一报道激起了民主党人的愤怒,并让民主党人重新考虑与科技行业的长期友好关系。他们要求司法部对Facebook的游说活动进行调查,并出台新规定,直捣Facebook和谷歌基于大数据的商业模式核心。

  以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为代表的左派人士再次发声,批评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是不负责任的垄断企业,是“镀金时代”铁路大亨的数字翻版。

  于此同时,纽约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等支持科技的政客日子也不好过。《纽约时报》指出,此人不仅是贪得无厌的募资者,而且还不遗余力地为高科技呐喊鼓吹,与Facebook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十年前。

  “我认为2016年暴露了高科技的阴暗面,”湾区民主党代表罗·卡纳(Ro Khanna)说。卡纳上周五批评Facebook的攻击性策略,并称Facebook“肯定应该解雇那些以任何方式参与兜售反对派研究的人”。

  上周五,四名民主党参议员写信给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要求他提供更多关于Facebook游说活动的细节。立法者还提出了一个潜在的、更具爆炸性的问题:Facebook是否曾经使用过自己的数据和平台来对付批评者?

  联名信的作者之一、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哈尔(Amy Klobuchar)说:“我们需要知道,Facebook、任何与Facebook有联系,或被Facebook雇佣的实体,是否曾经使用过任何庞大的财力和数据资源来报复他们的批评者,包括那些正在仔细审查他们的民选官员?”

  许多民主党人现在认为,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的速度太慢,无法应对出现在其平台上的辱骂性言论和虚假信息。一些人认为,这些公司已经屈服于共和党对偏见的错误批评——特朗普总统曾在今年8月份错误地指责谷歌低估了他的国情咨文——以保护他们的企业免受政治压力。

  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政策主任马特·斯托勒(Matt Stoller)说:“随着越来越多企业运营信息被公开披露,民主党人越来越普遍地认为,这里存在严重的政策问题。”

  “这些公司是不可信的,”斯托勒补充说。“对民主党人来说,他们不是朋友,而是问题所在。”

民主党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哈尔和克里斯·库恩斯民主党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哈尔和克里斯·库恩斯

  上周,Facebook与反对党研究公司断绝关系,尽管该公司一些高管否认行为不当。

  “我们的策略是加强Facebook的安全,并对此进行重大投资,”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上周五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说。“偏袒、拒绝或雇佣公关公司不是我的业务职责,也不是公司的战略。”

  但是Facebook和其它科技公司现在面临着来自行业内部越来越多的批评。在一次采访中,软件公司Salesforce的联合创始人、民主党事业的主要捐赠者、亿万富翁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说,他的行业正面临着“信任与增长之间的紧张关系”。

  贝尼奥夫补充说:“这些公司必须认识到他们必须改变。”“CEO们必须改变。如果他们不改变,他们将被董事会和股东罢免。”

  民主党人舒默是科技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关系的最好体现。2011年,他与桑德伯格一起宣布在纽约市开设了第一家东海岸工程办公室,并开始致力于促进初创企业和其它科技企业。

  到2016任职周期结束时,舒默从Facebook员工那里筹集到的资金比华盛顿其他任何一位立法者都多。众所周知,多年来,参议院民主党人不断从Facebook员工和创始人的300多万美元政治捐款中获益。

  科技产业——尤其是Facebook——也是政策斗争中民主党的合作伙伴。扎克伯格在华盛顿成立了一个宣传小组,推动移民改革,这是舒默和其他民主党领导人的首要任务。最近,像Netflix这样的科技公司也在网络中立规则上与民主党结盟。

  2016年大选后,双方关系开始降温,有证据表明,Facebook和YouTube已经成为外国干涉和国内错误信息的肥沃土壤,这不仅威胁到民主党的价值观,也威胁到其选举前景。

  去年初,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恩·特斯特(Jon Tester)走到国会大厦,向新当选的民主党少数党领袖舒默(Schumer)发出警告。他对舒默说,如果俄罗斯特工像刚刚帮助特朗普当选的那次那样进行虚假宣传,“我们将失去所有席位。”

  特斯特的警告引起了舒默和其他民主党人的注意,他们开始敦促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体公司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高科技公司明显低估了自己的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速度异常缓慢,参议员们被迫选择了中间路线。

  就在今年3月,舒默在接受Recode采访时,还声称Facebook总体上是“一支非常积极的力量”,对科技公司过于严格的规章制度会影响经济增长。

  “我更同情他们,因为我认为他们处境非常困难,我对政府的监管感到担心,”他说。

  但随着当月“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的曝光,一些民主党人呼吁进行更广泛的审查。

  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今年夏天指责扎克伯格和Facebook没有透露与手机制造商的主要数据共享安排。当时,Facebook和Twitter也受到共和党知名人士的攻击。

  本周有报道称,华纳越来越关注隐私问题,这导致他与舒默发生冲突,舒默7月份曾与华纳对质。

  华纳继续就隐私问题向硅谷施压。8月,他发布了一份白皮书,概述了控制大科技公司的方法,其中包括仿效欧洲颁布隐私法案,以及让社交媒体平台对诽谤内容承担责任。

  华纳说:“对于Facebook来说,认识到这不是一个公共关系问题很重要,这是针对社交平台及其商业模式的根本挑战。”

  Facebook此前表示,准备与华纳和其他国会议员就新规定进行合作。但与此同时,Facebook转向了一家保守的反对派研究公司,试图通过公开索罗斯的金融联系来削弱诋毁者,索罗斯是Facebook和谷歌的严厉批评者。

  这些披露激怒了民主党人,他们指责Facebook利用了与索罗斯有关的反犹太阴谋理论大作文章,Facebook对此予以否认。

  “他们的信条是‘我们与众不同,我们是特别的,我们的技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说,他是康涅狄格州民主党人,也是参议院监督消费者保护和数据安全委员会的高级成员。“我们已经很清楚地发现,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危害,而且事实证明,他们正在掩盖自己造成的危害。”

  他补充道:“在我看来,高科技和其它行业没有什么不同。”(斯眉)



谷歌拟推出用户实名评价搜索结果功能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上午消息,据外媒“Search Engine Journal”报道,谷歌打算推出一项的新功能,允许用户对搜索结果进行留言评论,供其他用户参考。这一新功能目前尚未上线,但一份谷歌的官方帮助文档中已经对该功能进行了详细地描述。

  新的功能将赋予谷歌搜索某些社交媒体平台上常见的功能。用户不仅可以看到其他人对搜索结果的评论,他们还可以为这些搜索结果评论“点赞”或“反对”。另外,体育赛事直播时,用户也可以对比赛进行评论。

  同时,谷歌也为这些用户对搜索结果的评论内容制定了政策。

  “不符合政策的内容或可无法公开显示,”谷歌的帮助文档中写道,“您的评论将公开,因此任何人都可阅读您的评论内容。您的个人页面上也会显示您的评论。您无法添加匿名评价。”

  也就是说,只有登录了账户之后,用户才能进行留言评论。

  但用户可以选择删除自己的评论。(木尔)



传扎克伯格要“大权独揽”解决问题:引发高层动荡

扎克伯格扎克伯格

  导语:据美国《华尔街日报》今日报道称,对于Facebook近期出现的一系列问题,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改变领导风格,从“确保每个人都参与关键决策”到大权独揽、果断行动。但这一新风格引起公司高层动荡,几位主要高管选择离职,扎克伯格与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关系也趋于紧张。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今年早些时候,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召集了大约50名高级助手,宣布Facebook处于战备状态,并且计划由他来领导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曾在6月份一次会议上说,在和平时期,高管们可以更加缓慢地行动,并确保每个人都参与关键决策。但由于Facebook受到立法者、投资者和愤怒用户的围攻,他需要采取更决断的行动。

  扎克伯格的新风格引起高层前所未有的动荡,迫使该公司几位主要高管离职,并使他与长期担任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关系趋于紧张,而这一点此前从未被报道。

  知情人士坦言,这位34岁的Facebook CEO认为,该公司今年在关键时刻行动不够迅速,并不断向高管施压,要求在解决用户增长放缓、平台安全等问题上“加快进展”。扎克伯格有时也对公司应对今年批评浪潮中的表现表示失望。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周五,在与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Facebook总部的员工进行问答时,扎克伯格猛烈抨击了一轮新的批评性新闻报道,称其为“胡说”。

  具体情况是:在会议上一位员工问,是否可以通过发布一份关于Facebook发现并解雇了多少泄密者的报告来遏制泄密。扎克伯格说,Facebook确实会解雇泄密者,但根本原因是媒体的攻击使“士气低落”。

  扎克伯格以前设定过学习普通话和阅读25本书的年度目标,他今年说将把重点放在修复Facebook上。据一位熟悉其想法的人士透露,扎克伯格认为,更加严格的管理风格对于应对内部和外部所提出的挑战是必要的。

  扎克伯格的新姿态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他们曾认为Facebook早期的“快速前进,打破常规”口号是该公司当前许多问题的诱因,其中也包括他与桑德伯格在内的一些高层之间的冲突,长期以来,桑德伯格一直控制着Facebook的公关和政策团队,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

  今年春天,扎克伯格告诉49岁的桑德伯格,对于“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的公开爆发,她和她的团队难辞其咎。据知情人士透露,“剑桥分析”不恰当地访问了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并将其用于政治研究目的。

桑德伯格桑德伯格

  桑德伯格后来向朋友吐露说,这次交流使她惊慌失措,她不知道是否应该为自己的工作担心。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还告诉桑德伯格,她本应更加积极地分配资源,以审查网站上令人不安的内容。目前,该公司仍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知情人士指出,扎克伯格对近几个月来情况有所改善感到高兴,上周他向记者表示,桑德伯格是“我的重要合作伙伴,现在是,将来也是。”

  扎克伯格曾私下告诉高管,外界对“剑桥分析”争议的一些反应已上升到“歇斯底里”的水平,并抱怨Facebook没有对此进行有效的管理。

  但据一位熟悉扎克伯格想法的人士说,扎克伯格不记得在谈到“剑桥分析”时曾使用过“歇斯底里”这个词,并补充说,扎克伯格正在认真对待这些问题,Facebook已在安全和保安方面投入数十亿美元。

  Facebook其它一些关键部门的负责人在与扎克伯格的冲突中幸存下来。

  知情人士说,扎克伯格希望Instagram能够与Facebook主平台共享用户位置数据,但因这一愿望与Instagram的一位联合创始人发生冲突。知情人士说,后者强烈反对共享数据,在今年9月份突然辞职,但在他离开不久,Instagram就开始了定位数据共享测试。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说,如果公司决定正式对位置历史设置进行更改,将告知用户。

  知情人士说,就如何从消息服务中创造更多收入的问题,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在与扎克伯格发生了分歧,随后也离开了。最近,扎克伯格将Oculus VR的联合创始人布莱登·伊里贝(Brendan Iribe)赶下台,部分原因是双方对Oculus Rift虚拟现实耳机的未来存在分歧。Facebook和伊里贝均表示,后者在10月离职的决定是“相互协商的结果”。

  Facebook仍然利润丰厚,第三季度净收入超过50亿美元,但保持利润率存在一定压力,部分原因在于安全支出增加。扎克伯格说,Facebook正处在到2019年结束的三年周期中,将对因平台开放所带来的风险加强防御。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在声明中说:“过去两年,我们判定一系列问题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但是一旦问题确定了,我们就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并防止今后平台再次被滥用。我们在安全和保障方面做了大量投资。虽然我们知道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取得了进步。”

  总而言之,据媒体披露,在2018年大约有十几名高层或高知名度的高管辞职,或离开了Facebook。今年5月,Facebook宣布对产品高管进行重大重组,此举有助于扎克伯格对公司内部更广泛的投资组合任意监督。

  Facebook高层管理的混乱状况使得该公司的一些产品决策很难执行下去,并无法提振员工的士气。去年,随着股价一路下跌,自峰值跌去了36%,员工士气一直在下降。根据现任和前任雇员的说法,许多员工对糟糕的新闻和不断的重组感到沮丧,工作秩序受到干扰。

  就在上周,《纽约时报》报道了Facebook聘用了包括所谓的Definers Public Affairs在内的反对派研究公司,揭露Facebook诽谤者的重要信息。桑德伯格和扎克伯格都表示,聘用决定是由Facebook的公关做出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述评论尤其激怒了那些团队中的许多人,特别是桑德伯格的表态,因为她密切跟踪和管理Facebook的媒体策略,有时还参与更改措辞。在上周五的内部问答中桑德伯格说,她对公关团队的行动承担全部责任。

  作为Facebook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对Facebook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大部分已被加以限制,因此,他对自己的权力极少进行约束。不过,Facebook公司的董事会最近发挥了更积极的作用。2017年9月,审计委员会主席、前克林顿白宫官员厄斯金·鲍尔斯(Erskine Bowles)告诉桑德伯格和扎克伯格,他认为二人需要更加认真地对待俄罗斯对平台的干涉问题。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鲍尔斯说:“情况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得多。”鲍尔斯还表示,当公司意识到平台被人为干预时,董事会应该尽快得到通知。

  知情人士说,董事会随后要求对此事进行每日更新,董事会的这种参与程度是不常有的。

  一位知情人士说,随后,在“剑桥分析”事件曝光后,董事会敦促扎克伯格任命一位高管,负责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并在媒体转移视线之前解决其它问题。之后,桑德伯格受命负责这项工作。

  扎克伯格还曾向顾问、前微软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寻求建议。后者推荐“微软模式”,由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来监督公司、外部和法律事务。史密斯挂名“总裁”,直接向CEO汇报工作。

斯特雷奇斯特雷奇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扎克伯格寻找人选担当这个职位之际,Facebook的总顾问科林·斯特雷奇(Colin Stretch)在6月份宣布辞职,部分原因是新的组织机构实际上削减了他的权力。

  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候选人,Facebook最终决定不再合并这些职位。知情人士说,斯特雷奇现在计划至少留任到明年夏天。Facebook不再寻找替代他的人。

  去年10月,Facebook聘请英国前副总理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担任全球政策和交流主管,这是桑德伯格2008年从谷歌加盟Facebook以来该公司最引人注目的外部招聘。

  但他的前任埃利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仍然留在公司,并向桑德伯格汇报。上周五,施拉格在问答环节中告诉公司员工,预计未来几个月Facebook将面对更多负面报道。(斯眉)



Instagram下载数据副本工具出漏洞:用户密码或泄露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早间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可能出现用户密码泄露事件,原因与帮助用户下载数据副本的工具有关。

  Facebook称,Instagram用户如果有意利用相关工具下载数据副本,帐号密码可能会以明码形式在URL中出现。出于某种原因,密码同时会存储到Facebook服务器。但Facebook告知用户,相关数据已经删除,工具也已经更新,不会再出现类似问题。

Facebook关于下载数据副本的帮助页面Facebook关于下载数据副本的帮助页面

  Facebook新闻发言人称,只有少数用户受到影响,如果用户在共享电脑上使用服务,或者网络存在缺陷,帐号信息可能会泄露。如果用户没有收到通知,那就说明用户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美国科技媒体Engadget指出,这一安全漏洞仍然让人担忧,毕竟密码相当重要。且在不久之前,Facebook因为“View As”工具出现泄密事故。(中天)



YouTube将推出老电影免费看服务 但得加点广告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上午消息,据报道,AdAge已经证实谷歌的视频服务YouTube在10月份为其“电影和电视剧”栏目引入支持广告的免费电影。这些一共近100部作品集大多为已经过了赚钱黄金期的老电影或关注度较低的电影,比如《律政俏佳人》、《少年特工科迪》和老版《终结者》等。但是,它带来的好处是,工作室可以从那些想要在无聊下午回顾经典的用户身上获得少许广告收入。

  公司产品管理总监罗希特·达万(Rohit Dhawan)暗示,未来某一天广告主或可赞助单部电影。比如,系列电影的续集在影院上映时,你可以在网上观看该系列的第一部。但这一切仍取决于工作室如何发展他们的数字战略。他们目前已习惯于付费服务,而电影广告这个概念相对新颖。

  这或许与YouTube试图为广告主创造更有吸引力的广告环境有关。YouTube知道有些公司不太愿意在用户上传的视频中投放广告,因为有些剪辑视频涉及仇恨言论。而这些支持广告的免费电影可以为避免出错的公司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广告投放环境。(图尔)



创始人离职后:Instagram又流失两位高管

  相关新闻:

  Instagram创始人离职前专访:小扎庇护下的没烦恼CEO

  Instagram创始人与扎克伯格不和 从Facebook离职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早间消息,据彭博社报道,Facebook公司旗下Instagram的两名高管正在离职,他们是增长主管班加利·卡巴(Bangaly Kaba),以及负责产品运营的阿密特·拉纳迪夫(Ameet Ranadive)。

班加利·卡巴班加利·卡巴
阿密特·拉纳迪夫阿密特·拉纳迪夫

  Instagram已在公司内部确认上述两位高管的离职。在此之前,Instagram创始人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麦克·克雷格(Mike Krieger)于9月底离职。

  卡巴以前曾供职于Facebook的社交网络部门,在今年早些时候,他曾帮助Instagram实现用户超10亿的目标。拉纳迪夫早期在Twitter公司从事广告产品方面的工作,于2017年离开该公司。他负责领导希斯特罗姆旗下的一个优先项目,旨在改善Instagram对年轻用户的影响力。(斯眉)



Tumblr从App Store下架 上周曾出现搜索问题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上午消息,轻博客工具Tumblr的iOS应用已从苹果App Store中消失。Tumblr表示,正在努力解决iOS应用的问题,但目前尚不清楚,该应用是被苹果删除,还是被Tumblr主动下架。

  上周早些时候,有用户报告称,在安全模式关闭的情况下,Tumblr iOS应用中的搜索存在问题。用户试图删除该应用并重新安装,但发现App Store中的Tumblr应用已经消失。不过也有用户报告称,可以通过已购买应用的页面重新下载该应用。到美国当地时间周六下午,Tumblr表示,仍在努力解决iOS应用的问题。

  目前还不清楚Tumblr应用下架的原因。有猜测认为,这是因为应用中出现了一些不恰当的内容。苹果和Tumblr并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苹果以往也曾从App Store中下架一些应用。今年早些时候,由于被用于传播儿童色情内容,加密消息应用Telegram被下架。苹果的iOS指南明确表示,应用商店内的所有应用都必须引入内容过滤机制,过滤此类内容。Tumblr此前也曾发生过这方面问题。2016年,印尼政府曾因Tumblr平台内存在成人内容而将其关闭,但一天后又撤销了禁令。(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