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连跌三月创历史记录 分析师称下跌还没停止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11月20日讯,Facebook正面临着堆积如山的问题。

  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股价周一下跌近5%,至2017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原因是《纽约时报》报道了这家关于社交媒体公司最高管理层的负面报道。

  Facebook将连续第三个月出现亏损,这将是该公司历史上最长的月度亏损纪录。此外,Facebook正处于2013年以来最长的季度亏损期,也是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全年亏损。根据一些专家的说法,该股还将继续下跌。

  “从技术上讲,当我看到这一点时,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偏离了(2014年)低点的长期上行支撑线。”我们有一些支持的130美元左右,但更好的支持在114美元,”首席市场技术分析师Craig Johnson Piper Jaffray说,”他补充说,他会躲在一旁,而不是投入新资金,或“进一步减少头寸。”

  该公司股价正步入连续第三个月的亏损,这是它们从未经历过的,也是它们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亏损,这是它们自2013年以来从未见过的。

  其他人对该股近期走势持负面看法,但他们表示,从长期来看,这可能是一种价值游戏,因为其估值已大幅下跌。Strategic Wealth Partners首席执行官马克•泰珀(Mark Tepper)表示,他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市盈率(PEG)是合理的。

  “如果从2到5年的时间跨度上看,Facebook在这些水平上看起来真的很有吸引力,”泰珀说。

  不过,短期内该股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阻力。

  “市场一直在用增长减速来惩罚公司,这正是你在Facebook身上看到的。”我认为短期内隧道的尽头不会有任何光明。他们正在进行一些相当激进的投资,以提高广告透明度,消除虚假账户,消除虚假新闻,这将在短期内拖累利润。

  Facebook股价今年已经下跌了25%。



比特币价格周一跌破5000美元:为一年多来最低水平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早间消息,根据美国区块链媒体CoinDesk的数据,截至美国当地时间周一下午,比特币价格跌至4805.62美元,跌幅超过13%。这个价格是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大幅波动。上周四,比特币价格跌破5500美元,创下当时的最低点。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曾突破1.7万美元。

  CoinDesk的数据显示,本周一,比特币开盘价格为5548.29美元,但很快跌至5165美元,创下自2017年10月18日以来的最低水平。

  本周一,比特币价格的24小时最低点为4708.86美元,最高点为5610.15美元。去年同一天,比特币价格超过7600美元。

  其它加密货币,包括以太坊、tron和XRP价格也分别跌去15%、16%和4%。(李丽)



“野心家”布隆伯格:又给母校捐了18亿美元

题图:迈克尔·布隆伯格,来源:视觉中国题图:迈克尔·布隆伯格,来源:视觉中国

  文/Cuba Libre

  布隆伯格一出手,就又刷新了慈善界的一项记录。

  11月18日,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宣布,将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款18亿美元,以帮助学生获得财务支持,减轻学费负担,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

  据了解,这笔款项将主要通过“Need-blind”和“Loan-free”两种形式让母校学生受惠。“Need-blind”帮助学校在录取学生时不再考虑学生的经济条件,而是专注于考量申请者自身的素质和优点;“Loan-free”作为奖学金福利,可以豁免学生的助学贷款还款义务。

  需要划重点的是:这是有史以来美国教育机构所获得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18亿美元,这是一个让普通人叹为观止的天文数字,但当把它放在布隆伯格身上,就没那么令人意外了。

  慈善家:有钱有权的媒体巨鳄

  对布隆伯格生平的介绍已经不需要过多的着墨:1964年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1981年创办了彭博新闻社;2001年,放弃民主党身份,以共和党人身份竞选纽约市市长;2002年~2013年期间,担任纽约市市长……

  公开资料显示,已经76岁的布隆伯格的个人财富已高达近500亿美元。媒体大亨、纽约市长、亿万富豪……在这些标签的加持下,布隆伯格一度被视作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据传,他名下还有很多公司,但是都没有上市,也就是说,他还有很多隐型资产。

  但布隆伯格为人却十分低调。

  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在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布隆伯格本可以领200万美元年薪,但是他却常年只领1美元的工资,并且不要秘书、警卫,连上下班都是自己去坐拥挤的地铁,这在外界看来是“作秀”的行为,布隆伯格坚持了11年。据说布隆伯格只有两双用于工作时穿着的皮鞋,他的车也只是一辆价值5万美元的普通汽车。

  而对自己十分“小气”的布隆伯格,在慈善捐款上却一点也不手软。

  在这笔18亿美元的捐赠之前,布隆伯格已经累计为自己的母校捐出了十几亿美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方曾赞其“这是美国史上第一人”。

  1965年,作为毕业后一年的第一份礼物,布隆伯格向霍普金斯大学捐赠了礼轻情意重的5美元。此后,布隆伯格对母校的捐赠就没有停止过:

  对于这次为何又向母校捐钱,布隆伯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表示,这笔资金将专门用于为中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和助学金,使得自己的母校在招生时可以永远“不问家境”。

  在布隆伯格看来,任何合格的高中生都不应该受到其家庭财务状况的影响,而被禁止进入大学校门,但这样的情况其实在美国一直都在发生。因此他希望曾给予自己机会的母校,也能够同样为其他人打开一样的机会之门。

  “财务永远不会再成为招生决策的因素,而学校能够提供更慷慨的援助,用奖学金代替向学生发放的贷款,这也将减轻许多毕业生的债务负担,使校园变得更加多样化。”布隆伯格说。

  当然,布隆伯格的慈善行为也并不只针对自己的母校。

  2014年,布隆伯格还以Bloomberg Philanthropies foundation(其名下的布隆伯格慈善基金会)的名义,捐赠530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3.21亿元),以应对已经威胁到世界鱼类供应的长期过度捕捞的行为。

  而据《纽约时报》的不完全统计,他在担任纽约市长期间,花费了至少3.8亿美元的个人资金,来支持政府的工作,比如负担自己和助理的餐饮和出行费用,除此他还捐赠了许多文化艺术项目的慈善项目。

  野心家:特朗普的最大对手

  与这次捐款一起映入人们眼帘的,是2020年美国大选的背景。

  10月10日,布隆伯格在社交网络上发帖宣布,自己已再度注册成为民主党。而这就引发了吃瓜群众的猜测——布隆伯格很可能会在2020年参与竞选美国总统。布隆伯格曾经对外表示过,如若自己参选,将会以民主党成员的身份。如此,布隆伯格很可能会成为新一届美国选举中,特朗普的最大竞争对手。

  今年8月份,特朗普的顾问Corey Lewandowski就表示过,如果布隆伯格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参选,将对特朗普的连任构成极大的威胁。

  布隆伯格更大的动作随之而来。

  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前夕,他花费500万美元在MSNBC、CBS、CNN等美国各大电视台和社交媒体投放广告,以此呼吁选民用投票表达他们对特朗普政府的不满。布隆伯格还承诺以近1亿美元来资助民主党,帮助民主党赢得国会多数席位,而这也是民主党有史以来收到的单笔最大捐款。

  当然,巨额的捐款毫无疑问将为布隆伯格赢得更多的民意和更好的口碑,但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布隆伯格此次对母校的捐赠是出于对美国大选的考虑,因为人们相信,慈善已然成为布隆伯格的一个习惯。

  目前,布隆伯格已经为自己身后的财产去向做出了规划,他说过,在自己死后,会把全部财富都捐赠出去。

  此文整合了华尔街见闻、公众号霍普华丰等的报道。



现在,谁都可以踹Facebook一脚

  文/mrpuppybunny

  《纽约时报》近日(11月14日)的一则调查报道将身处深渊的Facebook“踹”到了谷底,员工士气受到严重打击——

  针对这则报道,Facebook于上周五召开了一次内部员工会议,为泄气的员工打打鸡血。

  据媒体报道,扎克伯格在会上情绪激动,称《纽约时报》讲的一些东西“根本不是真的”。他说:“Facebook试图‘掩盖一切’的说法大错特错。”小扎还还骂了脏话,一些员工受到鼓舞,报以掌声和欢呼声。

  据三位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这个内部会议长达一小时,是和全球各地的办事处共同开的视频会议。扎克伯格在会议中回答了员工提出的问题,包括Facebook在过去18个月的行为,以及应该如何处理内部消息被泄露给媒体的状况。

  他还警告,如果员工向媒体披露信息,将被解雇。

  这则名为Delay, Deny and Deflect: How Facebook’s Leaders Fought Through Crisis的报道汇总了超过50名Facebook现任和前任高管、员工、政府官员、议员、国会工作人员以及政界说客的爆料,从通俄事件到用户数据泄露,《纽约时报》一手撕掉了Facebook的伪善面具。

  据硅星人汇总,这些“黑料”包括:

  据美国一家权威财经媒体报道,在应对危机时,扎克伯格对内采取强硬措施。

  今年五月,扎克伯格宣布公司进入“战争状态”,他对管理层进行了大调整,他告知所有高管自己将会采取更加严厉的管理风格。今年以来,已经有十多名高管相继离职,这其中包括:

  公司“大管家”桑德伯格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据美国媒体报道,扎克伯格认为桑德博格应该在删除社交网络违规内容方面力度更大。桑德博格甚至对一些朋友称,和扎克伯格的沟通让自己感到很恐惧。

  针对《纽约时报》的指责,Facebook在第二天(11月15日)于官网发表了公开声明,称《纽时》的报道有许多“不实之处”,并逐条加以驳斥,其中包括:Facebook已经切断与华盛顿咨询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联系,但未提及原因。

  同日,扎克伯格接受了全美各大媒体的电话采访。和公告内容相似,他拒绝承认文章中的大部分指控,快速且模糊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并将话题转移到“Facebook如何解决问题”上,但却没有提供具体的措施。在这次电话采访中,没有出现桑德伯格的声音。

  在隔天(11月16日)的员工会议上,Facebook前全球传讯和公共政策副总裁艾略特·施拉格表示:Facebook目前就处在一个艰难周期中,事情最终会平静下来。一些Facebook员工表示:正是因为Facebook有巨大的影响力,《纽约时报》和其他一些新闻媒体才把该公司当作靶子,这是很不公平的。

  从深陷丑闻开始,Facebook经历了一年多的整顿,外界看到的是扎克伯格频频出面道歉、在国会面前作证,高层努力在公众面前塑造一个“无辜者”的面孔,但实际上,Facebook走上了一条背离初衷的道路,没有回头。



Facebook将向英捐赠580万美元 用于培训当地报纸记者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晚间路透社消息,Facebook将向英国捐赠450万英镑(580万美元),用于培训记者,以支持当地报纸和记者流失的社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广告收入和读者转向这家社交媒体巨头。

  Facebook表示,认识到自己在人们今天获取新闻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并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支持当地出版商。

  Facebook表示,由Facebook资助的大约80名新见习记者将由地区出版商Newsquest、JPIMedia、Reach、Archant和米德兰新闻协会(Midland News Association)招募,该计划由国家新闻记者培训委员会(NCTJ)监督。

  上周五,英国约翰斯顿出版社(Johnston Press)申请破产保护,并同意被其债券持有人收购。

  acebook表示,这一为期两年的试点项目——这是该平台在全球范围内的首个试点项目——没有发出任何开始制作自己新闻内容的信号。



Facebook将成立独立监督机构 外媒:或沦为空谈

  澎湃新闻记者 承天蒙 综合报道

  Facebook(脸书)将参考“最高法院”成立独立监督机构,裁决对内容审核问题的申诉。有外媒认为,该提议虽然很好,但有可能沦为空谈。

  当地时间11月15日,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媒体电话会议上称,该机构将于2019年正式成立,目的是在言论自由和人们对安全的需要之间寻求平衡。

  扎克伯格在当天发布的Facebook文章中称:“我认为独立非常重要,原因如下:第一,它能阻止我们过多的团队内部决策。第二,它能建立问责和监督。第三,它能保证这些决定是为了我们社区的最佳利益而不是出于商业。”

  实际上,早在剑桥分析事件爆发时,扎克伯格就最先提出了Facebook需成立“最高法院”的想法。

  据科技网站The Verge当天报道,2018年4月,扎克伯格接受科技网站Vox总编辑、知名媒体人Ezra Klein采访时称,Facebook可能有一天需要模拟最高法院,裁定有关内容审核的重要决定。一个核心思想是,它能够更好地使决策符合世界各地的言论规范和法律法规。

  但这个实体机构将如何建立,建成后又如何操作,目前还在探索阶段。扎克伯格在博文中,只给出了一个大致的目标时间。

  扎克伯格写道:“我们从现在开始启动一段咨询期,解决最棘手的问题,如:如何选择这个机构的成员?如何保证它既独立于Facebook,又能坚持它们所持的原则?人们如何向这个机构申诉?这个机构将如何从数百万申诉中选择案例等。作为咨询期的一部分,我们将在2019年上半年世界不同区域实行这些想法,在2019年底之前,正式建成这个独立机构。”

  对于建立Facebook“最高法院”的想法,纽约时报11月17日评论文章认为,这个想法很有前景,不过最高法院的模式是否能够支撑Facebook这一理想化的机构也值得怀疑。

  上述文章称:“理论上,法院需要符合三个要求。第一是正当程序:这样的法院能够允许人们辩论已经出现的错误,并能够公开对其最终决定做出解释。第二是可代表性:法官能够代表社会的不同群体,为他们必须回答的困难问题带来不同视角的观点和专业知识。第三是独立性:当立法机构对法律进行辩论和颁布时,法院能够不受这些互相冲突的提案和政治观点的影响。

  但Facebook“最高法院”中,做到这三个要求并不容易。

  正当程序方面,当有不当言论出现时,Facebook的法官将以何种记录作为证据?裁决多大程度上依靠网络文本做出?如辨别种族歧视言论和说唱歌词,可能需要参照说话者的身份、动机和受众。在全球范围内,不同的语言和习俗、历史文化背景和政治体制下,这种判断会更加困难。

  然后是代表性的问题,谁能成为Facebook的法官,法官如何选出?考虑到Facebook社区的多样性,这个独立机构需要国际化、代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并且要包括仇恨及骚扰言论的目标受众的声音。由一个“百人委员会”代表Facebook的多样性社区好像不错,但是这么庞大的机构肯定会很难审议和裁决面前的问题。

  最后,独立性的问题可能会让Facebook设立独立监督机构的提议变成空谈。这个机构必须要独立于它的创造者,那么它必须要有独立资金,Facebook不能控制资金来源,但这还不够。法院能够决定对哪些上诉进行听证,那么Facebook的仲裁庭也应该有这种广泛的自由裁量权来选择“案件”。但另一个更重要的部分是,法院是坚守宪法的。宪法有很多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在社会变革面前坚持价值观的能力。但Facebook采用更像管理机构的方法,其内容审核的规则一直在不停修改,以适应变化的环境。



脸书将参考”最高法院”设独立监督机构 外媒:或成空谈

  原标题:脸书将参考“最高法院”成立独立监督机构,外媒:或沦为空谈

  澎湃新闻记者 承天蒙 综合报道

  Facebook(脸书)将参考“最高法院”成立独立监督机构,裁决对内容审核问题的申诉。有外媒认为,该提议虽然很好,但有可能沦为空谈。

  当地时间11月15日,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媒体电话会议上称,该机构将于2019年正式成立,目的是在言论自由和人们对安全的需要之间寻求平衡。

  扎克伯格在当天发布的Facebook文章中称:“我认为独立非常重要,原因如下:第一,它能阻止我们过多的团队内部决策。第二,它能建立问责和监督。第三,它能保证这些决定是为了我们社区的最佳利益而不是出于商业。”

  实际上,早在剑桥分析事件爆发时,扎克伯格就最先提出了Facebook需成立“最高法院”的想法。

  据科技网站The Verge当天报道,2018年4月,扎克伯格接受科技网站Vox总编辑、知名媒体人Ezra Klein采访时称,Facebook可能有一天需要模拟最高法院,裁定有关内容审核的重要决定。一个核心思想是,它能够更好地使决策符合世界各地的言论规范和法律法规。

  但这个实体机构将如何建立,建成后又如何操作,目前还在探索阶段。扎克伯格在博文中,只给出了一个大致的目标时间。

  扎克伯格写道:“我们从现在开始启动一段咨询期,解决最棘手的问题,如:如何选择这个机构的成员?如何保证它既独立于Facebook,又能坚持它们所持的原则?人们如何向这个机构申诉?这个机构将如何从数百万申诉中选择案例等。作为咨询期的一部分,我们将在2019年上半年世界不同区域实行这些想法,在2019年底之前,正式建成这个独立机构。”

  对于建立Facebook“最高法院”的想法,纽约时报11月17日评论文章认为,这个想法很有前景,不过最高法院的模式是否能够支撑Facebook这一理想化的机构也值得怀疑。

  上述文章称:“理论上,法院需要符合三个要求。第一是正当程序:这样的法院能够允许人们辩论已经出现的错误,并能够公开对其最终决定做出解释。第二是可代表性:法官能够代表社会的不同群体,为他们必须回答的困难问题带来不同视角的观点和专业知识。第三是独立性:当立法机构对法律进行辩论和颁布时,法院能够不受这些互相冲突的提案和政治观点的影响。

  但Facebook“最高法院”中,做到这三个要求并不容易。

  正当程序方面,当有不当言论出现时,Facebook的法官将以何种记录作为证据?裁决多大程度上依靠网络文本做出?如辨别种族歧视言论和说唱歌词,可能需要参照说话者的身份、动机和受众。在全球范围内,不同的语言和习俗、历史文化背景和政治体制下,这种判断会更加困难。

  然后是代表性的问题,谁能成为Facebook的法官,法官如何选出?考虑到Facebook社区的多样性,这个独立机构需要国际化、代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并且要包括仇恨及骚扰言论的目标受众的声音。由一个“百人委员会”代表Facebook的多样性社区好像不错,但是这么庞大的机构肯定会很难审议和裁决面前的问题。

  最后,独立性的问题可能会让Facebook设立独立监督机构的提议变成空谈。这个机构必须要独立于它的创造者,那么它必须要有独立资金,Facebook不能控制资金来源,但这还不够。法院能够决定对哪些上诉进行听证,那么Facebook的仲裁庭也应该有这种广泛的自由裁量权来选择“案件”。但另一个更重要的部分是,法院是坚守宪法的。宪法有很多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在社会变革面前坚持价值观的能力。但Facebook采用更像管理机构的方法,其内容审核的规则一直在不停修改,以适应变化的环境。



Facebook收集信息远超想象:用户家人也成分析目标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下午消息,国外媒体报道称,Facebook收集用户的许多信息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但据近日曝光的一项专利申请文件显示,Facebook准备要收集的用户信息远超出了人们想象。

  这份专利申请文件是Facebook于2017年提交的,近日才得以曝光。申请文件显示,这项专利将允许Facebook根据用户向其网站和Instagram上传的信息,包括帖子、状态更新、照片、好友、消息记录和网页浏览记录等信息,对用户的家庭成员进行分析。

  业内人士称,Facebook此次专利申请旨在防止其他公司利用这一技术,从而继续维持其作为广告平台的优势。如果知道用户的家庭成员信息,和哪些人生活在一起,有助于向用户发布更有针对性的广告。

  Facebook向《洛杉矶时报》表示,不对此发表评论,但Facebook同时指出,有时只是简单的申请一项专利,并没有真正利用这项专利技术的意图。

  今年,Facebook已被用户信息隐私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自今年3月份大规模用户信息泄露事件被曝光后,Facebook股价就一直萎靡不振。当时,Facebook承认有8700万用户的信息被第三方不当分享。

  虽然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亲自赴国会作证,但至今仍未彻底摆脱该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Facebook 9月底又宣布,该公司发现一处安全漏洞,允许黑客获取访问权限,从而控制用户账号,受漏洞影响的账号数量高达5000万个。

  有分析人士称,隐私问题拖得时间越久,Facebook的核心业务就越可能会受到影响。(李明)



俞敏洪事件后 库克:硅谷在性别议题上也缺席了

  记者 张之颖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 就在俞敏洪关于女性的言论接连引发争议、遭女明星批评、在微博公开道歉之际,苹果CEO库克在接受采访时,也被问及是否会担忧硅谷以男性为主导的文化。库克对此坦承,硅谷确实在性别议题上 “缺席”了。

  库克表示,硅谷虽然已经比以前开放和包容,但过去确实在重视性别议题上缺席了。现在硅谷已经在努力改进,相信未来会有明显的改善。

  库克曾经为美国科技业男女失衡的现象公开表示担忧。他认为, “如果这种局面不能得到改善,美国将丧失其在科技市场的领先地位。女性员工是整个劳动力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STEM相关领域的女性员工比例,依旧保持当前的低水平,美国就不会出现足够多的创新。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库克甚至担忧,此现象将让美国丧失在全球的领先地位。

  顺带一题的是,美国仅17.1%的工业工程师为女性。而据苹果公布的数据显示,32%的苹果员工为女性,37%的新招聘员工为女性。但在技术相关岗位,女性员工仅占23%。

  无独有偶,谷歌也因性别问题引发轩然大波。10月26日,《纽约时报》写了一篇重磅报道,指出“安卓之父” Andy Rubin涉及性骚扰事件,而谷歌对此却保持沉默,并在鲁宾离开公司时体面地支付了900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由于不满谷歌的姑息,谷歌员工此前发动了一场全球罢工的抗议行动。

  这些来自全球为男女平权议题发声的不满声浪,是否将在全球促进文化上的变革,是业界正在关注的。



报告:2025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规模将超2400亿美元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下午消息,谷歌与淡马锡发布联合报告称,2025年之前,东南亚互联网经济的规模将会超过2400亿美元,比之前的估计高出五分之一还要多,增长如此迅猛,主要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用智能手机连接网络。

  2016年发布的报告覆盖打车、电商、线上旅行和线上媒体领域,周一公布的报告增加一些新领域,比如线上食品配送、按需付费音乐和视频。

  照估计,东南亚地区互联网经济交易总额今年会达到720亿美元,比去年增长37%。地区电商交易总额今年会超过230亿美元,2025年超过1000亿美元。报告认为,电商企业(比如阿里巴巴控制的Lazada、Sea Ltd控制的Shopee、印尼Tokopedia)为地区发展贡献了许多力量。

  报告还认为,2018年东南亚地区打车行业、线上食品配送行业的交易总额将会达到77亿美元。Go-Jek和Grab在东南亚地区越来越流行,2025年之前打车行业的交易总额有望达到300亿美元。

  2025年之前,印度尼西亚互联网经济的规模将会增至1000亿美元,占了该地区的十分之四。

  另外,2018年东南亚互联网企业的融资额将会创下新高,上半年已经融资91亿美元,和2017年全年差不多。

  报告覆盖东南亚六大经济体,也就是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