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西部世界”:被黑客盯上的ins网红产业

  原标题:被黑客盯上的ins网红产业

  来源:猎云网

  编译:福尔摩望

  (注:原作者Taylor Lorenz是一名科技新闻记者。)

  10月初,一名公关人员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了一条消息。这名公关人员的客户是一位顶级网红,所谓网红就是利用社交媒体关注来提高影响力,并通过流量来盈利的人。一位自称“Joshua Brooks”的人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对商业伙伴关系非常感兴趣。”当然,他的消息之所以令人难以抗拒,是因为他愿意为一张照片出价“8万美元”。

  公关人员匆忙同意了。Brooks声称曾与其他互联网明星合作过,包括Bella Thorne、Amanda Cerny和Jake Paul。他说网红只需登录第三方Instagram分析工具Iconosquare就可以了,这是一个很常见的要求,毕竟许多品牌都在使用像Iconosquare这样的工具来跟踪网红活动。

  但是Brooks发送的链接并没有指向Iconosquare.com,而是lconosquare.biz,一个为网络钓鱼而建立的克隆网站。一旦网红使用Instagram用户名和密码登录,Brooks就控制了帐号。几分钟之内,他就向网红的数百万粉丝发送了有关免费iPhone的信息。

  Brooks瞄准了几个油管主、Instagram明星和Meme页面,并利用被盗主页推广诈骗应用和提供免费产品的虚假信息。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就非法占有了@Fact(720万粉丝)、@Chorus(1010万粉丝)和@SnoopSlimes(190万粉丝)的帐号。帐号被接管后,黑客会更新简介信息,称其“由SCL Media管理”,并开始通过私信联系品牌,让他们与SCL,而不是之前的帐号持有者,协商赞助内容交易。

  根据其网站,SCL Media是“一家为多元文化和利基受众打造内容品牌的科技媒体公司”。其网站列出了包括Netflix微软和Comedy Central在内的客户。但是这三家公司的代表都表示,他们与SCL Media没有关联,过去也没有与该公司合作过。

  在过去的几年里,网红营销行业爆炸式增长。根据Influencer Marketing Hub 2017年的一项研究,仅在2017年就有420家新的网红营销机构开业,这一数字是2015年的两倍多。一名高管在《Adweek》上写道:“我们已经目睹这个行业从一种不断兴起的营销策略转变为大多数营销预算的重要组成部分。”分析人士估计,该行业目前的价值超过了20亿美元,到2020年可能达到100亿美元。

  但是这个非常有利可图、非常新的市场仍然缺乏关键的基础设施。这里没有标准的沟通方法,没有正式的谈判过程,而且经常没有纸面内容。价格因品牌而异,通常完全通过私信来达成交易。由于赞助内容交易通常发生在Instagram官方广告机制之外,所以该公司几乎无力阻止诈骗。

  GAP品牌Hill City的营销主管Eric Toda表示,目前的网红行业就像是西部世界。“你可以看到很多人都在卖蛇油,”他说,“这就说明市场太饱和了。”

  年仅13岁的网红在谈判高价值商业伙伴关系方面是没有任何经验的。对于一个骗子来说,用高报酬来引诱他们,然后盗取帐号或者不付钱就跑路是非常容易的。“在这个地下世界中,很多人都是黑客和骗子,但他们会把自己装扮为Insta专家,”Espire的创始人Lisa Navarro解释道,Espire是一家与网红合作的数字营销机构。“他们正在从孩子那里盗窃帐号。”

  西雅图社交营销机构SocialBomb的创始人Ruvim Achapovskiy表示,品牌内容诈骗在过去一年中急剧增加,它们也在变得更加复杂。黑客有时会创建自己的虚假品牌来网络钓鱼,但他们往往会假装成真实公司的代表。“他们会设置某种用户名,让它看起来像是合法的,比如@LuluLemonAmbassadors,”他说。“他们会使用所有的公司标志,让它看起来尽可能合法,让简介看起来正规。他们还会使用公司的口号。”

  荷兰社交媒体机构Avenik的创始人Moritz von Contzen表示,一旦黑客控制了一个网红的帐号,他们会在网红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前,就开始通过私信将网络钓鱼链接发向其他网红。

  von Contzen说,他看到这个骗局一遍又一遍地上演,他自己也曾被骗过一次。

  一年半前,von Contzen经营着一个以奢侈生活方式为主题的Instagram帐号,拥有近30万名粉丝,当时有人联系了他,表示有与几个品牌的合作机会,其中一些品牌是以直接接触网红而闻名的。“我非常年轻,没有经验,所以我非常兴奋,”von Contzen说。他登录了“品牌代表”提供的Instagram分析工具。“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合法的。但是当我登录并给出密码后,我回到我的Instagram页面,却发现被盗了。”

  对于在Instagram或Facebook没有直接联系的年轻网红来说,要找回被盗帐号几乎是不可能的。黑客会更改联系人的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并重置用户名。然后,他们会在上面刊登广告,直到他们能以高价卖出主页。

  Faisal Shafique是一名大学生,他控制着@Fact帐号。他表示,为抖音和Fashion Nova等品牌发布赞助内容,能够让他每年赚到大约30万美元。几周前,Brooks控制了他的帐号,让那些品牌交易变得岌岌可危,并很有可能会让他失去生计。Shafique最终还是在他的帐号被卖掉之前取回了控制权,但是他估计如果没有取回的话,大概会损失50万美元的财产。

  Rachel Taton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五年前,她开始使用名为@BestScenes的帐号进行发帖。到2014年,该帐号已经成为Instagram上最大的meme页面之一。两年前,她的帐号被一名黑客所盗。虽然当时像Brooks这样的盗窃计划还没有流行,但是她认为有人通过其他方式获得了她的密码。多年来,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旧账号被更改了所有者,新的帐号所有者开始为主要品牌经营着赞助内容。该帐号目前在有130万粉丝的@FunStuff控制下运作。

  “我意识到把一切从我身边带走可以发生得多快,”Taton说。帐号被盗后不久,她就退出了网红业。她说:“我意识到我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专注于一份真正的工作,一份不可被剥夺的工作。”

  我采访过的所有网红都表示,品牌有责任与原本的所有者保持合作。Greg拥有一个5000万粉丝的Instagram页面网络。他说,他在知道被盗的页面上看到了几个主流品牌的广告。

  但是,他补充道,品牌本身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许多人依靠第三方媒体购买或广告代理,来协商整个Instagram市场的赞助内容交易条款。有时一个品牌会审查特定的页面,但是Toda说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Toda说:“除非你有一个营销主管或者一个来自社交或数字领域的领导职位,否则他们不会有这些问题。传统的首席营销官来自不同的背景,很有可能只是决策者的浏览偏好,决定了社交团队或网红团队的选择。”

  我采访过的所有营销人员都希望这个行业更加透明。他们表示,品牌应该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审查Instagram页面的历史,确保页面管理者是在正经广告,查看与其网红活动相关的强大分析,并确保页面赞助内容交易的谈判者是合法的帐号管理员。Greg说,品牌其实并不想在被盗帐号上做广告,只是大多数品牌不知道这种事情正在发生。

  “就像2009年或2010年的广告科技行业一样,目前行业里充斥着很多骗子,”Toda说。“这些创作者所在的平台,包括Instagram,需要更好地保护那些创作内容的人。归根结底,你希望平台上有最好的高质量内容,但是你需要能够保护创作者。”

  当然,推销产品更安全的方式是直接通过Facebook的广告网络购买广告。但营销人员表示,广告不如网红活动有效,因为在这些活动中,个人体验会更深地引起消费者的共鸣。

  Instagram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你所描述的帖子类型并不是广告,而是品牌和网红之间的付费促销关系,所以我们的广告政策并不适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一领域,并试图了解需要改进的地方,从而帮助社区走上正轨。”

  与此同时,网红也正在通过群组聊天和Facebook群组聚集在一起,提醒对方潜在的诈骗。人才经理和公关人员表示,他们正在交叉检查每一笔潜在的品牌交易。随着骗局不断的发生,社交分析公司在说服网红及其经理方面变得更加困难。

  Michael Metzler是社交分析公司Delmondo的内容战略主管,Delmondo在品牌和网红之间充当中间人。作为中立的第三方,他们可以确保网红不会夸大指标。“每当我们要求这些网红向Delmondo认证以进行第三方分析时,大多数人都会表示拒绝,”Metzler说。有时,即使在他解释了公司是合法的,并拿出大额资金担保之后,网红也会因为太紧张而不敢冒险。

  Ross Smith,一位前Vine明星,现在经营着几个Instagram帐号,总共拥有1900万粉丝。他说,目前,即使财富500强公司要求他登录分析工具,他也会拒绝。“我不愿意让任何人再接触我的信息,”他说。“实在是有太多的虚假应用,太多的外国品牌了。即使你收到的信息来自一家真正的公司,但他们可能没有承诺给你的钱。”

  Stephen是一名Instagram明星的公关人员,这位明星的帐号因Brooks的品牌交易骗局而被黑客攻击。他说,当下次有人联系,并提供巨额报酬时,他会更加小心。

  “我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但如果我只是宾夕法尼亚州一个有点影响力的油管主,我能向谁求助呢?”他说。“社交媒体让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小品牌,拥有品牌的人实在太多了。”

  当记者联系Brooks询问评论时,他通过电子邮件回复道:“因为我就是婊子。”



滴滴出行在多伦多开设实验室 研究AI和智能驾驶

  原标题 滴滴出行在多伦多开设实验室 研究智能驾驶和人工智能

  来源 TechWeb

  作者 宋星

  11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滴滴出行表示,已在多伦多开设了一个主要研究实验室(DiDi Labs)。

  滴滴表示,多伦多实验室将研究智能驾驶和人工智能技术,由滴滴出行高级副总裁俞军领导。

  滴滴还宣布,与多伦多大学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在汽车互联互通、人工智能、智能交通等领域开展合作项目。

  多伦多实验室是滴滴在北美设立的第二个此类研发中心。去年3月,滴滴宣布在加利福尼亚硅谷成立滴滴美国研究院,重点发展大数据安全和智能驾驶两大核心领域。美国研究院由滴滴研究院副院长弓峰敏领导。

  另外,在今年5月,滴滴获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加州监管部门网站显示,DiDi Research America LLC已获批准,可在加州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需配备司机)。这是第53家获得测试许可的公司,此前,特斯拉、福特、苹果等许多公司已拿到牌照。



Snap CEO:华尔街的担忧不足为虑 更关注长期战略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上午消息,一直到今年八月份以前,Snap的董事会会议时不时地剑拔弩张。Benchmark合伙人米奇·拉斯基(Mitch Lasky)有时会质问公司首席执行官伊万·斯皮格(Evan Spiegel)为什么公司未能在用户增长和盈利上满足华尔街的预期。据知情人士透露,董事会会议期间,斯皮格大部分时间都在看手机,在Snapchat上发消息,对拉斯基的提问根本不屑一顾。而八月之后,拉斯基已离开Snap的董事会。

  事实上,斯皮格也多次指责拉斯基只关注公司的短期利益。斯皮格多次明确表示,他的重点是Snap的长期发展战略,以及公司未来10年或更长时间内的发展方向。据知情人士表示,在这些会议上,斯皮格告诉董事会成员,他并不在乎华尔街的忧虑。有一人甚至透露,斯皮格当时的态度差不多是“去他妈的市场”。(图尔)



因欧盟“链接税”:谷歌或在当地关闭新闻服务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上午消息,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谷歌新闻副总裁理查德·金格拉斯(Richard Gingras)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该公司非常担心欧盟可能出台的“链接税”。倘若按照目前的模式推进这项立法,谷歌不排除在欧洲国家关闭新闻服务的可能。这意味着谷歌新闻在欧洲的未来就可能面临不确定性。

  所谓的“链接税”是欧盟提出的一项立法提案的一部分,目的是针对Facebook或YouTube等共享网站上的内容,为发布商赋予版权,而且适用于谷歌新闻等聚合网站。如果该立法继续推进,谷歌就有可能在其新闻页面的搜索结果中出现文章时为内容发布商提供补偿。

  谷歌已于2014年在西班牙关闭谷歌新闻,原因是该国制定了类似的规定,要求其向西班牙内容发布商支付版税。“这不太可能在欧洲发生。”金格拉斯对《卫报》说,“我们目前希望与利益相关者展开合作。”但由于西班牙的规模远小于整个欧盟,所以谷歌是否真会在那里关闭谷歌新闻还是存有疑问。

  按照《欧盟版权方针》提案的第11条,包括广告收入日益减少的新闻网站在内,内容发布商可以向谷歌新闻和其他使用其内容的网站收费。但与此同时,这些发布商也要依靠谷歌为其网站引流。

  第13条则要求YouTube等网站购买音乐视频等内容的版权。欧洲议会成员今年9月已经支持了这项提案,但谷歌正在展开游说,希望阻止该议案最终通过。

  金格拉斯对《卫报》表示,在看到该立法的最终版本之前,该公司不会就谷歌新闻的未来作出决定。他还补充道,这项服务并没有给谷歌创收。

  据悉,负责这项立法提案的欧洲议会成员阿克塞尔·沃斯(Axel Voss)将继续与各方展开沟通,之后才会与欧盟成员国进行商讨。

  谷歌发言人尚未对此置评。(书聿)



比尔·盖茨也追剧:想了解硅谷?可以看美剧《硅谷》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上午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GeekWire报道,比尔·盖茨(Bill Gates)周一在自己的博客中推荐美剧《硅谷》(Silicon Valley)。他说,如果想了解硅谷的运作方式,那就应该观看这部由HBO制作的电视剧。

  《硅谷》讲述了互联网创业公司Pied Piper的故事,还有一群不善于跟人共事的人如何努力将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并且和科技巨头Hooli竞争。这个创业触动了盖茨,他表示,他已经看完前4季的所有内容,正在找时间看第5季。

  “这部电视剧带有讽刺成分,所以会夸大其词,但跟所有伟大的讽刺作品一样,它抓住了很多实质性的东西。”盖茨写道,“电视剧里面那些不同个性的人多数都让我感觉很熟悉。”

  盖茨感触最深的是剧中Pied Piper的创始人理查德·亨里克斯(Richard Hendricks),他是个一流的程序员,但却在管理方面吸取了一些沉痛教训。

  当然,盖茨也吐槽了这部剧的一个方面:Pied Piper被描述得能力非凡,而以谷歌微软等科技巨头为原型的Hooli却被刻画得有些无能。

  “虽然我显然有些偏见,但我的经验是,小公司也会很无能,大公司有资源展开深入研究,并且着眼于长期,这都是小公司无法承受的。”他写道。(书聿)



Instagram打击增粉类应用 可能限制某些用户功能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上午消息,本周,Instagram开始对用户使用自动应用发布垃圾消息,以及不断关注和取关其他用户试图增粉的行为进行打击。

  本周一,Instagram开始清理用户账号中违规的关注、点赞和评论活动;向这些用户发出警告,要求他们修改密码,不再使用违规应用;并对这些用户表示,如果继续用这些应用,那么“使用Instagram的体验将受到影响”。Instagram表示,可能会限制这些用户对某些功能的使用。

  Instagram还希望阻止用户向其他公司提供详细的登录信息。这可能会导致用户帐号被黑客攻击,或是被用来发送垃圾消息。因此如果你发现,自己Instagram帐号的粉丝数下降,那么并不是你有任何不当举动,而很可能是这些粉丝是假粉丝。

  近期,Facebook和Instagram平台上的虚假信息仍在继续造成威胁。包含这些假信息的宣传活动目的是分化社区,影响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选举。Facebook曾表示,虚假帐号往往是这些活动的根源,仅仅过去一个季度,Facebook就删除了7.54亿个虚假帐号,而阻止这些垃圾消息应用有助于防止应用滥用用户的帐号。

  至少从2014年起,Instagram就开始删除虚假帐号,但这是Instagram首次公开讨论,如何从用户发布的内容中删除虚假点赞。Instagram表示:“我们已经开发了机器学习工具,协助识别用第三方应用去增粉的帐号,并删除不真实的活动。”

  一些最热门的帮助用户增粉的工具,例如Instagress和Social Growth已被关闭,但另一些工具,包括Archie、Instarocket和Boostio仍然存在,每月收费10到45美元。这些工具通常自称没有违反Instagram的政策,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纽约时报》今年发现,许多明星从一家名为Devumi的公司手上购买Twitter粉丝。

  在使用这些工具时,用户通常必须提供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随后这些服务可以操控用户的帐号,自动点赞、评论和关注与所需标签相关的帐号,吸引这些帐号互粉。目前,这些应用的用户将收到Instagram的警告。Instagram将发送应用内消息,提醒用户账号上不真实的点赞、关注和评论已被删除,并告知用户更改密码。(李丽)



出海:中国游戏开发者的必然之路

  新浪科技 辛苓

  仅仅两年时间,移动手游在国内市场经历了从巅峰到低谷过山车式体验。

  手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逐渐崛起,在2017年达到鼎盛。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腾讯公司开发的王者荣耀了。2017年5月,王者荣耀用户规模达到2.01亿人,渗透率达到22.3%,日活跃度均值为5412.8万人。一时之间,打游戏对少年儿童的利弊影响,与法律对游戏是否应加强管控,成为中国最为热议的社会话题之一。

  今年8月30日,游戏公司从高峰瞬间跌落低谷: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下简称《方案》),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的使用时间。

  该《方案》印发后,游戏股集体跳水:8月31日,腾讯暴跌近5%,1542亿元人间蒸发;网易暴跌7.19%,报收194.39美元,股价创下2016年6月1日以来最低;完美世界一度触及跌停,三七互娱跌幅逾9%,游族网络、迅游科技、恺英网络、吉比特等也跌得停不下来。

  事实上,这场行业大地震并非毫无征兆,如果深入探究,国内游戏市场早已悄然发生改变。

  剧变的国内游戏市场

  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根据第三方市场情报研究机构Newzoo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收入275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一,美国和日本分别以251亿美元和125亿美元分居第二和第三位。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绝地求生·刺激战场》

  所谓“版号”制度始于2016 年 5 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下发了《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规定游戏运营需要版号。只有获得了版号,游戏才可以上线收费,否则只能不断地免费公测。可以说,版号是一款游戏,甚至一家游戏公司的生命线。称霸今年游戏榜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就因为没有版号,至今还未在国内市场给腾讯带来一分钱的回报。

  当腾讯都拿不到版号,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方案》表示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这对等待了半年游戏版号审批却迟迟得不到回复的游戏从业者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行业的疲软,反应到上市游戏公司市值上,更是惨不忍睹。今年以来,52家上市公司中,45家股价出现下滑,38家跌幅超过20%,正负相抵之后,52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8566亿元。

  除了总量控制外,还有消息放出,称未来还将有游戏版号配额制和游戏行业专项税,每款游戏可能将会征收35%的税款。如果这个政策确定下来,对游戏界的影响可想而知,国家对电子游戏的调控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实际上,在版号暂停、8 月底的“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新政策出来之前,中国游戏行业已经开始吃紧了。

  中国的游戏市场本身也面临增长的难题。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持续下滑,导致游戏市场不再迎来新的用户,游戏公司只能期望从现有用户手中赚取更多的收入。在版号审批暂停前,中小公司也被腾讯、网易这两个大巨头所挤压。

  根据伽马数据的资料,今年第一季度在中国市场收入排名前 20 的手游占该季度市场的 51%,其中腾讯、网易就占到16款,只有4款游戏来自其它游戏开发者。

  不只是同业的竞争,在国内渠道上,手机厂商、各家 Android 应用都会分去一笔相当高比例的抽成。根据《好奇心日报》报道,在腾讯应用宝,游戏公司只能获得玩家付费中的 45%,其余的 55 % 都被腾讯应用宝分走。而苹果 App Store 虽然只收 30% 的抽成,但苹果不收钱推广游戏,游戏公司另外花钱想办法让人下载。于是当发行变成了一个需要更多资源的工作时,发行商对于小型开发商的话语权变得更强势。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游戏对于玩家的吸引力在减少。除了每年的电商造节(比如双 11),近两年迅速崛起的短视频应用分去了更多流量,也带走了玩家更多的时间。

  所有这些因素都影响着国内游戏市场的发展,《2018 年 1-6 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移动游戏的整营收规模同比增长率只有 5.4%,远低于过去三年同期近 30% 的增速。

  游戏开发者的出海潮

  与国内游戏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大的海外市场增速可观。为了做好延长今年上线手游生命周期的准备,许多国内游戏公司加快了出海的行动节奏。事实上,出海对于中国移动游戏发行商而言已经是必然的选择,一些布局较早的国内游戏公司已经在海外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相比受限于版号等制约的国内市场,目前出海游戏并没有审查,门槛明显要低很多。游戏公司完全可以在国内研发,再在国外 App Store 或者 Google Play 上架。

  此外,国外的渠道相对比较正式和完善。Google Play 应用程序和游戏业务开发的全球负责人Purnima Kochikar告诉新浪科技,Google Play提供了很多对中小开发者友好的政策,比如开放给小游戏开发者的early access program,开发者可以找用户提前注册,并根据用户给出的反馈迅速对游戏进行优化。此外,Google Play还设立了独立游戏专区Indie Corner,集合各种独立游戏开发者做出来的作品。作为一个在全球拥有20亿活跃用户的分发平台,Google Play加入了机器学习技术,会根据用户浏览习惯做不同推荐,让不同玩家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游戏。

Google Play 应用程序和游戏业务开发的全球负责人Purnima KochikarGoogle Play 应用程序和游戏业务开发的全球负责人Purnima Kochikar

  基于种种友好条件,出海似乎是国内游戏开发者的新风向。事实上,游戏出海公司数量增多并不是今年 3 月版号停发开始的,“中国手游的瓶颈是在去年 6 月份就开始出现了,从那时候开始,询问或者购买我们出海服务的游戏公司开始增多。”App Annie 的大中华区商务负责人张国威对媒体表示。

  最早出海的游戏公司已经拿出了亮眼财务数字。《2018 年 1-6 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上半年中国网络游戏海外销售收入 46.3 亿美元。根据App Annie数据,中国移动游戏发行的海外IOS及Google Play综合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较2017年同一时间段增长超过了40%,而海外玩家在中国移动游戏上的总支出也已经超过了160亿美元。

  海外市场固然好,但不好做

  无论从数据表现、市场增长情况与政策宽松环境来看,海外市场似乎都更具诱惑力。但这并不代表海外市场更好做,恰恰相反,由于文化、设备、人员、渠道发售、推广方式等各方面差异,对于中国游戏开发者而言,海外市场更需要深入研究与积累。

  香港手机游戏发行商,6waves总裁Rex Ng对新浪科技表示:“先发优势很重要,而且公司一定要有全球背景。”他解释说,公司这一两年更多投放在日本,日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手机品牌很多。基于设备的不同,6waves的游戏期初出现了表现不稳定,甚至强退的情况,给玩家带来非常不好的体验。针对这一情况,公司对游戏进行优化更新,以保证游戏能够流畅运行。

  米哈游的海外vp金雯怡也对新浪科技表示,海外发展是米哈游从自身发展需求出发制定的战略:“从2015年开始,米哈游就在日本成立了东京办公室,负责崩坏学园2的运营发行和当地合作;崩坏3我们更进一步,开始逐步组建全球的海外发行团队,从去年年初就开始了。”

2018韩国釜山G-STAR游戏展上,米哈游展台前排队的玩家2018韩国釜山G-STAR游戏展上,米哈游展台前排队的玩家

  不仅仅是日本市场,东南亚、欧美、中东,几乎每一个市场对于玩法,游戏风格,甚至隐私的偏好都不同。要如何深入每一个市场,还是要靠苦功与积累。

  虽然有种种困难横亘在前,purnima依然认为,中国开发者具有独有的优势:“中国国内市场足够大,所以开发者们可以充分了解玩家。中国一直有很多开发者走向全球,他们不仅聪明,还有和不同OEM厂商合作的丰富经验。面对有竞争力的市场,他们一直做的很好。”

  对于国内游戏市场的变化,游戏开发者们表现出更为乐观的态度:“国内游戏市场玩家越来越成熟,玩家对游戏内容需求更多元化,对品质的要求也更高,这对做精品差异化内容的团队来说是利好,而这正是我们追求的方向。”金雯怡对新浪科技说道。



Facebook丑闻引国际关注:八国议会要求小扎参加质询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早间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报道,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正面临着来自多国议会质询的压力,因为这些国家的立法者想就Facebook对政治的负面影响提出质疑。

  Facebook用户代表希望扎克伯格就一系列数据滥用和安全丑闻作出解释。而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和英国在内的议会也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委员会,由英国领导,代表这些国家约1.7亿用户集体向Facebook施压。

  这一委员会此前表示,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召开会议,但Facebook上周拒绝了五国议会的邀请,理由是扎克伯格无法去伦敦出席听证会。

  该委员会昨日再次邀请Facebook接受质询,巴西、拉脱维亚和新加坡三国议会也加入委员会。委员会还明确表示,扎克伯格不必亲自出席听证会。“我们注意到,虽然你在27日的信中说你‘不能前往伦敦’,但并不排除提供证据。你愿意通过视频提供证据吗?”委员会在信中写道。

  TechCrunch就此事询问Facebook。对于扎克伯格是否能通过视频回应委员会,该公司发言人暗示说,扎克伯格不太可能会这样做。

  TechCrunch指出,扎克伯格最近在应对Facebook近期关于高管团队的丑闻方面确实很忙。《纽约时报》近期的一篇报道描绘了Facebook高管层在应对危机时丑陋而混乱的画面,其中包括聘用一家对外公关公司来对付对手。Facebook此后切断了与该公司的联系。

  而委员会在最新的邀请函中提及了这一争议,并写道:“我们认为,有许多重要问题需要讨论,而你是回答这些问题的合适人选。昨天的《纽约时报》文章进一步指出了最近Facebook内部如何处理数据泄露的问题。”

  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DCMS)委员会一直在追究扎克伯格的行动中首当其冲,今年大部分时间,该组织都在就网络虚假信息对民主进程的影响提出广泛问题。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对Facebook的批评也越来越强烈——指责Facebook在逃避责任、模棱两可。

  在今年夏天的初步报告中,该委员会还呼吁政府采取紧急行动,建议征收社会媒体税,并制定更强有力的法律,以防止社交媒体工具被用于破坏民主进程。

  英国政府选择不采取行动。但即便如此,Facebook的平台也已牵涉其中,因为英国脱欧事件早已通过不受监管的社交媒体广告兜售给选民,Facebook也难辞其咎,这几天部长们的注意力都停留在此处。

  委员会成员热切希望从Facebook得到答案的一个问题是,在该公司内部,最早发现“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滥用丑闻的人是谁?简而言之,他们想知道谁应为Facebook的一系列丑闻承担责任。

  另外,本月早些时候,英国数据保护监察机构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ICO)提供了证据,称其已经获得了Facebook内部发送的关于该漏洞的电子邮件分发列表,并表示将把该列表交给委员会。

  DCMS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我们,尚未收到ICO的上述信息。

  ICO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我们,不会公布这份名单,并补充说:“现阶段,我不确定该名单应在何时提交到委员会。”(斯眉)



Facebook利空缠身:股价或首现连续三个月下跌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早间消息,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Facebook最近可谓利空缠身。受到近期《纽约时报》关于其管理层的负面报道影响,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股价周一下跌近5%,创2017年2月以来的最低价。

  按照目前的势头,Facebook股价可能连续第三个月下跌,这也将创下该股最长月线连阴记录。另外,该公司还有可能创下自2013年以来最长的季线连阴记录,甚至有可能创下其上市以来的第一次完整的年线收阴。但专家认为,该股的下跌并未结束。

  “从技术上讲,无疑已经跌破上升趋势线的支撑位。大约在130美元左右还有一些支撑,但更强的支撑位在114美元。”美国投行Piper Jaffray首席市场技术分析师克雷格·约翰逊(Craig Johnson)上周五在CNBC“Trading Nation”节目上说。他还补充道,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会保持观望,既不会加仓,也不会减仓。

  该股可能连续第三个月下跌,创下其有史以来的月线连阴最高记录,这也将成为该股2013年以来的第二次季线二连阴。

  其他分析师则短期看空该股,但他们也表示,由于其估值已经大幅缩水,所以长期看很有价值。Strategic Wealth Partners CEO马克·泰珀(Mark Tepper)对“Trading nation”节目表示,他发现Facebook的PEG(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目前已经达到合理区间

  “如果你准备持股2年至5年时间,Facebook目前的股价很有吸引力。”泰珀说。

  不过,该股短期可能很难重拾涨势。

  “市场显然在在惩罚那些增速放缓的公司,Facebook就是这种情况。我不认为短期内能有任何改观。他们正在展开激进的投资,希望提高广告透明度,清理虚假帐号和虚假新闻,这都会对短期利润形成拖累。”他说。

  Facebook股价今年以来已经累计下跌25%。(书聿)



Facebook连跌三月创历史记录 分析师称下跌还没停止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11月20日讯,Facebook正面临着堆积如山的问题。

  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股价周一下跌近5%,至2017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原因是《纽约时报》报道了这家关于社交媒体公司最高管理层的负面报道。

  Facebook将连续第三个月出现亏损,这将是该公司历史上最长的月度亏损纪录。此外,Facebook正处于2013年以来最长的季度亏损期,也是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全年亏损。根据一些专家的说法,该股还将继续下跌。

  “从技术上讲,当我看到这一点时,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偏离了(2014年)低点的长期上行支撑线。”我们有一些支持的130美元左右,但更好的支持在114美元,”首席市场技术分析师Craig Johnson Piper Jaffray说,”他补充说,他会躲在一旁,而不是投入新资金,或“进一步减少头寸。”

  该公司股价正步入连续第三个月的亏损,这是它们从未经历过的,也是它们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亏损,这是它们自2013年以来从未见过的。

  其他人对该股近期走势持负面看法,但他们表示,从长期来看,这可能是一种价值游戏,因为其估值已大幅下跌。Strategic Wealth Partners首席执行官马克•泰珀(Mark Tepper)表示,他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市盈率(PEG)是合理的。

  “如果从2到5年的时间跨度上看,Facebook在这些水平上看起来真的很有吸引力,”泰珀说。

  不过,短期内该股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阻力。

  “市场一直在用增长减速来惩罚公司,这正是你在Facebook身上看到的。”我认为短期内隧道的尽头不会有任何光明。他们正在进行一些相当激进的投资,以提高广告透明度,消除虚假账户,消除虚假新闻,这将在短期内拖累利润。

  Facebook股价今年已经下跌了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