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出现分歧:比特币现金发生硬分叉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早间消息,据美国区块链媒体CoinDesk报道,加密货币“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的硬分叉代码已被激活。

  由于发生争议的任何一方都不愿意妥协,比特币现金协议实施的两种方案都已激活。不过目前尚不清楚,两种方案中的哪一种将成为主导比特币现金网络的软件,或者说这两种方案将长期共存。

  比特币现金网络中的最后一个“公共区块”编号为556766,由SVPool挖矿获得。而截至本文发稿时,支持Bitcoin ABC的Bitcoin.com挖出了新的区块,这表明比特币现金已经出现分叉。

  简单来说,主要的比特币现金开发组织Bitcoin ABC对网络进行了一些升级,包括重新进行交易排序,增加区块总量,以及增加代码来支持不同加密货币之间更好的互操作性。

  另一种方案被称作比特币的“中本聪愿景”(Satoshi’s Vision),或Bitcoin SV。该方案拒绝这些调整,而是从原始的比特币协议恢复此前退役的代码,并将区块大小从32MB增加至128MB。(李丽)



FB“黑公关”操作:调查政客内幕 引诱记者发对手负面

雪莉·桑德伯格雪莉·桑德伯格

  相关专题:Facebook四面楚歌:黑公关曝光 被大佬呛声

  相关新闻:纽约时报全景揭露Facebook:危机全靠拖 里外都烂透

  导语:《纽约时报》今日继续报道Facebook“黑公关”事件。在Facebook的此前的行动中,调查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扮演了关键角色,这家公司会调查Facebook的批评者,比如其它科技公司、社会人士,甚至包括参议员,并向记者发送调查文件,以贬低这些批评人士的可信度。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一家名为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小公司将华盛顿不为人知的黑暗政治艺术带到了硅谷:它与Facebook合作,向记者透露贬低其它科技公司的信息。

  9月份,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出席国会听证会。而就在听证会前几天,Definers有了新的目标:打算质询桑德伯格的参议员。

  在给记者的一份文件中显示,Definers统计了15名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使用的软件,用来追踪他们个人网站的访客。另一份文件详细列举了每个参议员在Facebook广告上投入的资金,以及他们从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获得的竞选捐款。

  这种做派在政治活动中被广泛称为“敌情研究”。这些由Definers披露的文件巧妙地为记者们提供了他们所需的素材,借此指责这些质询桑德伯格的参议员是伪君子。

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记录了参议员为跟踪他们网站访客所使用的数据工具。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记录了参议员为跟踪他们网站访客所使用的数据工具。

  虽然参议员们对敌情研究的招数并不陌生——他们经常使用这一伎俩对付政治对手。但是在竞选期之外,他们对自己会成为“敌情研究”的目标始料未及,更何况使用这种招数背后的公司还曾口口声声宣称要与议员们合作。一般情况下,受到华盛顿重点审查的公司往往不会贸然采取任何可能惹怒议员的行动。

  “Facebook表面上宣称他们希望与委员会合作一起解决种种问题,背地里却跟政治敌情研究公司勾结试图摧毁该委员会的可信度,”弗吉尼亚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在声明中说道,“这令人十分不安。”

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其中列举了每个参议员购买Facebook广告的花费,以及他们从Facebook或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获得的竞选捐款数目。  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其中列举了每个参议员购买Facebook广告的花费,以及他们从Facebook或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获得的竞选捐款数目。

  《纽约时报》获悉的文件进一步揭露了Definers诋毁Facebook批评者的策略。周三,《纽约时报》刊文称,Definers还向记者提供研究文件,称自由派团体捐赠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是反对Facebook人士背后的暗中力量,并在一个看上去像是典型的保守派新闻网站上发布文章,攻击的Facebook的竞争对手。

  周三晚些时候,在《纽约时报》公布其调查结果后,Facebook随即终止了与Definers的合作关系。

  “我知道很多华盛顿的公司会做这些事情。当我了解到这一切后,我立即做出决定:这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四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说。

  Definers的董事总经理科林·里德(Colin Reed)在一封邮件中表示,他的公司不过是基于公开信息编制内容,Definers所做的一切均符合公关事务的“标准操作流程”。“对于《纽约时报》的记者来说,一家公关公司在客户将于国会山作证之前向记者提供素材并不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他写道。

  最初,Facebook聘请Definers来监控社交网络上的新闻。2017年10月份,随着针对俄罗斯如何利用Facebook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制造分裂的审查日益加剧,Facebook进一步加深与Definers的合作。

  Definers开始做一些一般的宣传工作,比如为Facebook管理电话会议。同时,公司还暗地里将就俄罗斯假新闻泛滥一事甩锅给其他公司,比如谷歌

  新闻网站NTK Network是Definers工作策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NTK看上去跟普通的右派新闻网站无甚区别。但实际上,上面的大部分新闻都出自Definers和其姐妹公司America Rising的员工之手。根据一名匿名前员工的说法,这些新闻无非是诋毁公司客户的竞争对手。这三家公司在弗吉尼亚的阿灵顿拥有共同的员工和办公室。

  在桑德伯格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前夕,Facebook的游说者敦促议员尽量不要在隐私、审查以及其他一些问题上提问桑德伯格,主要提问应围绕干预竞选进行。据周三报道,委员会主席、北卡罗来纳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伯尔(Richard Burr)当时似乎有些举棋不定,并提醒其他议员按照听证会原定的安排提问。

  Facebook还游说邀请谷歌方面具有相应头衔的人物出席听证会。伯尔邀请了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但他并未露面。在听证会当天,桑德伯格女士边上留出一个位置,谷歌的标签异常醒目。

  在听证会前夕,一名Definers员工向《纽约时报》记者发送邮件,其中劝说记者撰写文章,称Facebook将认真对待参议员的顾虑,而谷歌则对参议院的要求置若罔闻。

  也是在听证会前夕,NTK Network报道称,佛罗里达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曾暗示谷歌是潜在的垄断者。第二天,听证会刚结束,NTK Network又发文强调,听证会期间参议员卢比奥点名批评谷歌。

  NTK自三月末以来,一共发布至少11篇与谷歌有关的文章,上述两篇只是其中之二。其中另有一篇文章质问道:“为什么扎克伯格需要出席年初国会的听证会,而谷歌的高管却可高枕无忧?”

  和针对参议员们的文件一样,Definers也在散布其它包含公司希望记者深入调查的线索备忘录。这些备忘录通常基于新闻简报和社交媒体帖子等公开信息。

  Definers敦促记者们调查索罗斯与反Facebook联盟“Freedom From Facebook”之间的财务关系。Definers希望借此说服记者,该联盟并非单纯的运动组织,而是一个有钱的反对者精心策划的产物。

  Definers散布了一份跟“Freedom From Facebook”有关的长达两页的文件,其中指出“该联盟中至少有四个组织接受过乔治·索罗斯的资助、或与索罗斯步调一致,而索罗斯曾公开指责Facebook”。而文件中指名道姓的四个组织似乎确实获得过来自索罗斯的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资助。

  第二份长达12页的文件试图将“Freedom From Facebook”与索罗斯和民主党人大卫·布洛克(David Brock)联系在一起。布洛克在保守派圈子里是著名人物,擅长使用政治肮脏伎俩。在向索罗斯身上泼脏水时,文件强调称,“Freedom From Facebook”抗议人士拿的标识牌容易让人联想到反犹太主义宣传。

  Definers在一份声明中称,该文件“完全属实并有公共记录可循”。

  “Freedom From Facebook”的发言人埃迪·瓦勒(Eddie Vale)称,联盟的主要资助者为计算机科学家大卫·马格曼(David Magerman),但瓦勒拒绝透露其他资助人的姓名。他表示,联盟从未接收过集团赞助。“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也表示其未向该联盟提供资金。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女发言人劳拉·希尔博(Laura Silber)称,周四基金会的主席已与桑德伯格通过话,要求Facebook对公司与Definers之间的关系发起独立调查,并在三个月内对外公布调查结果。

  Definers在最近的操作不是Facebook第一次试图抹黑其竞争对手。2011年,Facebook曾聘请公关公司Burson-Marsteller与记者联系,引导记者调查谷歌侵犯用户隐私一事。当记者披露该计划后,Facebook反自食恶果。(图尔)



将AR公司收入囊中后 Lyft的自动驾驶脚步要加快了

  Lyft 筹划已久的自动驾驶汽车终于正式亮相了。

  据了解,这款车采用了福特 Fusion 混动平台,辅以 Lyft 自动驾驶团队工程师自主开发的技术。除此之外,Lyft 还宣布了一个收购项目,Lyft 买下了伦敦 AR 新创公司 Blue Vision Labs,未来要用这家公司的计算视觉技术“丈量”每一条街道。

  从这款最新亮相的自动驾驶汽车来看,Lyft 与福特的合作肯定相当愉快。

  不过这条新闻的重点恐怕还是 Lyft 花 7200 万美元(其中 3000 万美元需要实现一定的成绩才能拿到)收购的 Blue Vision Labs。这家新创公司发明了“消化”街道景观的方法,这种方法还可用来构建协作及交互式的增强现实层。最关键的是,这一切只需智能手机摄像头就能完成。

  收购完成后,Blue Vision 将加入由 Luc Vincent(去年加入公司,此前是谷歌街景团队的核心成员)领导的 Lyft L5 自动驾驶汽车团队,该公司的 39 名员工还会成为伦敦新研发项目的主心骨。

  在 AR 上,Blue Vision 的技术能让两个人同时看到相同的虚拟物体。Blue Vision 构建的高清地图也已经成了开发者打造协作式 AR 体验的最佳“试验田”——地图上的空间变成了画布,你可以在上面画出各种虚拟物体。

  未来,在 Lyft 的平台上,我们肯定能看到类似技术的应用,但现在打车巨头更关心 L5 自动驾驶。

  “我们会专注于利用 Blue Vision 的技术打造最棒的地图,以服务我们的自动驾驶汽车,随后对其进行本地化以支持我们的堆栈。”Vincent 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对 Lyft 的业务来说,这项技术至关重要。我们需要更优秀的地图并了解到乘客和车辆身在何方。为了让 Lyft 的服务更高效并降低公司发展的阻力,我们需要 Blue Vision 技术的驱动。”

  据雷锋网了解,被 Lyft 收购前,Blue Vision 已经融到了 1700 万美元投资,不过去年 3 月份 Blue Vision 才为人所知,而此前这家公司已经”卧薪尝胆“两年多。

  这笔交易如此引人注目主要是因为这是打车巨头扩张自动驾驶项目打出的第一发“收购子弹”,而 Lyft 的自动驾驶部门已经有 300 多名员工。有记者询问 Vincent,Lyft 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大举收购时,他回应称,“到底是自行研发还是直接收购这个问题我们评估了很久。”不过他也指出,现在的自动驾驶市场竞争已经相当激烈,很多公司都前途无量。

  “我手上没有水晶球,但很明显这场比赛的运动员已经很多了,它们中不但有科技巨头,还有新创公司、OEM 商与汽车巨头。自动驾驶市场至少已经聚集了 100 多家强大的公司,未来肯定会经历一些合纵连横。”除了去年与福特达成合作,今年早些时候 Lyft 还与一级供应商麦格纳签了投资合作协议,未来 Lyft 的自动驾驶系统将被整合进麦格纳的零部件并销售给汽车制造商。可以想见的是,Lyft 收购 Blue Vision,也是为了成为未来行业洗牌中的“捕食者”,而非其他巨头的“猎物”。

  不过,Lyft 未来也需要承受其他压力,毕竟作为它的股东,滴滴与通用也在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而且还拉上了不少合作伙伴。

  那么 Blue Vision 的技术对 Lyft 到底有多重要?且听我们详细分解。

  眼下,路上运营的 Lyft 车辆中控台上都安装了一台智能手机,后台可以控制这台手机的摄像头监控、观察并对道路进行测绘。

  除此之外,摄像头还能记录下行人的行为,为 Lyft 的自动驾驶平台提供学习资料。有了 Blue Vision 的技术,这些工作就能事半功倍了。

  Blue Vision 联合创始人兼 CEO Peter Ondruska 就表示,在数据采集大战中,这样广泛部署的“摄像头网络”能轻易改变游戏规则。

  “我们的技术让 Lyft 能利用车队采集到的数据训练自动驾驶汽车,这绝对能改变游戏规则。我研发这项技术 8 年了,在自动驾驶汽车上,你得有海量的数据才能让车辆达到足够高的安全级别。这个过程异常艰辛,不过我们的技术能加快 Lyft 的脚步。”

  除了上面的技术,Blue Vision 的协作式 AR 也是 Lyft 的一大财富。这种让两个人同时看到相同虚拟物体的技术不但能让司机与乘客更为顺畅的交流,还能在旅途中为乘客提供更多服务,成为 Lyft 的新金矿。

  当然,Blue Vision 并非业内唯一一家开发虚拟地图的公司,类似 6d.ai、Blippar 和 Niantic Labs 这样的公司都有实力用虚拟地图出发新的应用场景。就拿 Niantic 来说,它的《Pokemon Go》就在全球掀起了一阵超级旋风,同时还助推了整个 AR 行业的发展。

  这笔交易是 Lyft 第十次出手收购。

  据雷锋网了解,2015 年时,Lyft 还买下了即时信息公司 Leo。两年后它又连着收购了四家公司,其中一些是为了增强地图和市场的战略性并购,但对 Kamcord 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收购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就在 Lyft 推出旗下首款自动驾驶汽车的同时,其合作伙伴福特也宣布进军华盛顿特区,明年第一季度它的自动驾驶测试车就会在美国首都开跑,而此前福特的测试车队驻扎在底特律、匹兹堡和迈阿密三个城市。

  其实福特进军华盛顿特区之前,Argo.ai 的地图车就已经到这里打前哨战了,这家福特投资了 10 亿美元的新创公司将为老巨头提供虚拟驾驶员系统和高清地图。

  今年 7 月份,福特的自动驾驶汽车业务独立了出来,2023 年之前,它将拿到母公司 40 亿美元的“赞助费”,负责自动驾驶系统整合,自动驾驶汽车研发与工程,以及自动驾驶服务、商业战略、用户体验和业务开发等工作。



葡萄牙语应用商店Aptoide诉谷歌不正当竞争:已胜诉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23日早间消息,据路透社报道,葡萄牙语应用商店Aptoide周一表示,当地法院在一场官司中裁决谷歌败诉,要求这家美国科技巨头不能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其手机中删除其应用。

  “法院的裁决对全世界的创业公司释放了一个信号:”Aptoide CEO保罗·特雷曾托斯(Paulo Trezentos)说,“如果你有理,那就不要害怕,应该勇敢去挑战谷歌。”

  Aptoide的律师卡洛斯·内斯塔尔(Carlos Nestal)表示,这是第一次有一个欧洲国家的法院强制隔离Android操作系统与其所运行的服务,以便让Aptoide等竞争对手也能跟谷歌的应用竞争。

  “我们认为这可以适用于其它由谷歌参与竞争的环境。”内斯塔尔说。Aptoide在声明中表示,法院的裁决适用于82个国家或地区,包括英国和印度。

  谷歌尚未对此置评。

  欧盟委员会今年7月指控谷歌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打压竞争对手,并因此对其处以43.4亿欧元(约合50亿美元)罚款。

  欧盟要求谷歌停止这类阻碍竞争的行为,作为回应,谷歌上周调整了在欧盟的手机应用分发方式,向设备厂商收取授权费,否则便无法访问其应用市场。

  这家葡萄牙语应用商店最早于2014年向欧盟竞争总局投诉,这也成为Android案收到的最早投诉之一。

  Aptoide拥有超过2.5亿用户,总下载次数达到60亿次。(书聿)



1200亿美元估值上市!Uber值这个钱吗?

  Uber等网约车公司狂揽巨额资金并登陆资本市场后,接下来等待它们的挑战又是什么?

  来源 | IPO早知道整理

  编辑 | C叔

  排版 | C叔

  Uber正在加速IPO进程,而其估值也在跟着飙升。

  日前,有消息称,全球最大打车应用Uber可能明年初首次公开募股(IPO),高盛摩根士丹利两家华尔街投行对它的估值预期高达1200亿美元。随后,《金融时报》也指出,Uber将在未来六个月IPO,上述所提及的两家投行是主承销商,而对它的目标估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甚至达到1200亿美元。

  超千亿美金估值,创造资本圈的神话

  过去的一年对于Uber来说充满了戏剧性:2017年6月,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出局,市值700亿的Uber经历了高管集体出走、内斗、投资人和创始人对簿公堂等混乱的两个月;今年初,软银以450亿美元的估值,向Uber注资12.5亿美元,缓解了Uber的混乱局面,同时也要求Uber将IPO提上日程。

  临危受命的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不仅要带领Uber走出困境,还要努力实现在2019年IPO的承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从如今密集的报道来看,Uber的上市计划有所提速,而超千亿美元的IPO估值体量,也足以创造资本圈神话。

  要知道,去年12月底,软银、腾讯等财团收购Uber部分股权时,后者的估值只剩480亿美元;上个月,Uber从丰田筹得5亿美元,当时的估值为760亿美元;而上市之时,这一数字可能提升至1000亿美元,甚至是1200亿美元。

  1200亿美元的估值是什么概念呢?是同类企业Lyft最新估值的八倍,滴滴的两倍,比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菲亚特汽车三者市值的总和还要多。目前,全球最大的独角兽企业蚂蚁金服的估值是1600亿美元,Uber以1200亿美元的估值,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全球第二了。

  但真正走进资本市场时,Uber超千亿的估值是否能经得起推敲,是否会面临小米式的腰斩,以及是否能如期扭亏为盈?

  试错的一年

  对于Uber这么高的估值,外界充满着好奇。如果拆解的话,主营的网约车业务,以及延展出来的无人驾驶、滑板车、共享单车、外卖、直升机等业务,都在不断讲着新故事。但是,这些故事,一大部分都是Uber这一年试的错。

  1、投入巨资的无人驾驶卡车被放弃

  两年前,Uber 6.8亿美元收购无人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随后又成立了新的部门,专门进行无人驾驶卡车的研发。

  去年,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子公司Waymo对Uber提起诉讼,指控Otto的创始人莱万多夫斯基利用偷来的激光雷达技术构建Otto的无人驾驶平台。Uber够倒霉的,又花了2.5亿美元打官司。

  不过,今年七月,Uber宣布停止研发无人驾驶卡车,而是将重点放在无人驾驶汽车上,近10亿美元算是白花了。(据说无人驾驶汽车业务也要出售了)

  2、和沃尔玛合作测试杂货配送,三个月后取消

  今年2月份,Uber与沃尔玛合作测试杂货配送,最初,这个合作被视为是亚马逊的强劲对手。但是,仅仅三个月后,合作就被取消了。

  谈到原因时,Khosrowshahi表示,该领域的市场已经饱和,Instacart、Amazon Fresh和Postmates Fresh等公司都是强大的竞争对手。他依然认为杂货配送有巨大的机会,但是未来会单独去做,而不是和别人合作。

  3、电动滑板车、共享单车等新业务

  除了以上两项已经中止的尝试之外,Uber还在今年4月份收购了美国共享单车运营商Jump。在10月初,还在加利福尼亚推出首款电动滑板车。Uber是想像滴滴出行那样,在一个APP内选择各种出行方式。不过,单车和电动滑板车目前的前景并不明朗。

  外卖业务扭亏为盈

  以上尝试可以说基本上都是在试错,但是有一个业务,上线以来突飞猛进,成为现在Uber的重点,那就是Uber Eats。

  2015年12月,Uber Eats作为独立的应用程序推出。最开始,Uber只是希望利用现有的客户和司机基础,在原有的Uber应用上新加一个选项,但是后来发现,Uber Eats带来的惊喜不只一个:

  1、已经看到盈利的希望

  据Uber透露,在2016年,Uber在60个城市运营,有3个城市盈利;2017年,Uber拓展到200个城市,有45个城市实现了盈利。相比Uber的乘车业务,这已经是很可观了,因此,Uber在2018年将服务城市扩展到300个。

  相比出行服务,外卖的客单价更高。而且,UberEats是向餐厅、司机、客户三方抽取佣金,获利的范围更大。

  Uber Eats的营业额年增长率为200%,占公司第一季度全球总营业额的13%左右,高于去年年底的10%。但该业务在其近300个市场的大部分市场都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Uber Eats一直在持续扩张,成本居高不下。

  2、带来了很多新客户

  Uber正在和外卖独角兽Deliveroo进行收购谈判,如果把deliveroo真的收编进来,就更加强了在这个领域的地位。

  更令Uber惊喜的是,Uber Eats的新用户并不只来自打车的“老客户”。今年Uber Eats在印度推了几个城市,发现超过三分之二的新客户从未使用过Uber的其他服务。在全球其他城市也是一样,有40%是新用户。

  出行业务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现在又发现了新的天地,Uber的惊喜可想而知。有了这个新发现之后,Uber Eats迅速将业务扩展到日本、意大利等国家,这些国家的出租车市场受到高度监管,之前Uber进去很难。

  目前,Uber Eats已经进入了很多Uber出行业务尚未进入的城市。

  因为以上两点原因,Uber现在将重点放在了Uber Eats上,以提高公司的整体估值。Khosrowshahi甚至还表示,Uber Eats使Uber有了成为“交通领域的亚马逊”的可能,不仅仅是交通工具,同时也能够运输货物。

  不排除“掉价”的可能性

  在全球范围内一个显著的趋势是,网约车公司已经成为近几年获得融资最多的领域之一,其中的主要公司在加码几轮融资后,不约而同地会迎来上市潮。不止是Uber,它的竞争对手Lyft、Go-Jek等都在近期将IPO计划提上日程,而它在中国的老对头滴滴,也早就在探索上市的可能性。

  Uber创始人TK(Travis Kalanick)曾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说过,公司并不急着上市,因为最近几年绝非Uber上市的最好时机。而在Khosrowshahi下,Uber之所以提前上市,其中一个原因是担忧再晚一点,市场会冷却,甚至撑不起比较高的估值,某种程度上说,这意味着Uber对自己的业务体量并没有那么大的自信。

  一位来自出行领域基金的分析师表示担忧,认为Uber1200亿美金的估值有被腰斩的可能。“Uber、滴滴的估值有虚高的成分,前者做自动驾驶、直升机、外卖等业务,某种程度上来说,依旧还是在讲故事。”他还认为,Uber的创始人TK是一个trouble maker (麻烦制造者),曾经给这家公司在出行市场上带来了不小的风险,一些问题至今没有完全解决,所以二级市场未必会为这么高的估值“买单”。

  另外,IPO掩盖不了Uber巨额亏损的现实,所以可预见的是上市之后,这家公司会加紧变现的步伐。而这个过程中会带来什么具体的改变,例如长久无法盈利的业务是否会收缩,创新业务以及海外市场的扩张,依旧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所以,Uber能否如愿以1200亿美金估值成功上市,可能并不取决于承销商,也并非几家投行能够决定,最终还是取决于市场。而种种现实都暗示着,Uber得偿所愿的道路,并没有那么好走。

  下方扫码添加C叔微信,即可进入[IPO早知道用户交流群],参与资本市场讨论,获得第一手价值讯息。你关心的IPO,我们早知道。名额有限,要上车的请抓紧:



美国想退出万国邮联,国内小商品卖家的生意要黄了

  文/避难所小子

  特朗普又搞事情了。

  美国白宫17日宣布,美国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程序,如未来一年未能与万国邮政联盟达成新协议,美国将会退出。

  美国白宫两名匿名高级官员在当天的记者吹风会上称,万国邮政联盟当前的“终端费”政策对美国不公平,全球多国都在国际邮件计费问题上“占美国的便宜”。

  而白宫在发表的声明称,美国国务院将向万国邮政联盟发函通知美国的决定。未来一年内,美国将在万国邮政联盟内部就新规则进行双边或多边谈判;如不能达成协议,美国将退出万国邮政联盟。

  声明同时说,不管协商结果如何,美国将在“现实允许的情况下”尽早开始实施美方自定的“终端费”费率,实施日期不会晚于2020年1月1日。

  万国邮政联盟随即发表了《关于美国决定退出万国邮政联盟条约的声明》回应此事,称“对该决定表示遗憾,并寻求与美国政府代表会晤,进一步讨论此事。”

  此事虽还没有定论,但特朗普这一举动将对国内跨境电商带来重要影响。

  不想让中国卖家“薅羊毛”

  在今年8月,特朗普就曾签署一份相关备忘录,指示美国邮政总局取消国际邮政折扣,阻止外国商品廉价涌入美国,并与万国邮政联盟重新谈判国际邮政费用。

  万国邮政联盟则在8月27日回应称,会在9月初的万国邮政联盟中期大会上对此事进行讨论,显然,会后的结果并没让特朗普满意。

  万国邮政联盟是协调成员国之间邮务政策的联合国专门机构,成立于1874年,总部位于瑞士伯尔尼,目前有192个成员国。据《纽约时报》报道,自1969年开始,该组织就规定了贫困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可以享受低于发达国家的邮政费率。

  但是当年确定这个原则的时候,国际交流还以寄信为主,随着互联网普及,国际信件越来越少,网购商品则越来越多。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享受了较低的终端费。而中国同时又是一个电商大国,中国占据了巨大的世界市场份额。而美国恰好就是中国电商的最大买家之一,运往美国的包裹中,约60%来自中国。

  据雨果网报道,加入万国邮政联盟,从不发达国家往发达国家的信件会便宜很多,发达国家还会对该信件予以补贴,这就导致了中国发往美国的国际信件比他们国内信件的费用还便宜。消费者自然选择价格便宜的商品,这样美国的商家就失去竞争力。

  知乎用户@抱猪婆称,“国内跨境电商有非常凶残的一美金全球包邮,数据线一根2块,快递费1块,一美金包邮50%的利润,比在国内卖赚的还多,靠的就是万国邮政。”

  也是因此,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从中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美国《国会山报》17日援引一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的话称,这一国际运费差每年为美国造成3亿美元的损失。特朗普政府认为,低廉的邮费使得一些外国企业能够以极低的快递费向美国消费者发送快递小包,使得大量外国商品廉价涌入美国,比美国本土卖家更具市场优势。

  上述美国官员表示,美国希望重新谈判这一费率,即所谓的终端费, “我们的目标是获得公平的费率,而不一定要离开万国邮政联盟,”这位官员表示。在特朗普政府来看,美国要贴钱帮中国往美国销售商品,中国沿用发展中国家的低费率,是在占美国的便宜。

  去年,美国就提高了邮费,针对“寄到美国快递小包数量最多的国家”的邮费增长13%。但是美国邮政还是吃亏,特朗普政府还想继续加钱,干脆就“退群”玩自己的。

  对美小商品卖家的灭顶之灾

  从中国邮寄物品到美国,要给中国邮政支付邮费,由中国邮政把东西送到美国,再由美国邮政送达目的地。美国邮政不会免费服务,就会有中国邮政给美国邮政支付的终端费。

  如果美国加收终端费,就意味着日后发往美国的小件包裹邮费会涨,中国的EMS快递和邮政国际小包业务或将受到不小的影响。

  而跨境小商品商家的好日子则要到头了。邮政小包涨价,意味着ebay、wish、亚马逊等平台上自发货的小卖家的盈利模式会崩掉,想继续维持,只能转向非美国跨境市场。对于有美国本地仓的卖家,美国邮政的派送成本也会增加,选择美国民营快递可能会更加实惠。

  不论是终端费上涨,还是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美国此举都堪称国内跨境小商品卖家的“灭顶之灾”。而对于快递公司和电商公司而言,邮政成本上升也带来一定的影响。

  据腾讯证券报道,因为白宫的声明,截至昨日收盘,阿里巴巴跌0.98%,中通跌4.2%,创下三周最大跌幅,百世跌2.38%。

  虎嗅询问了中通和菜鸟方面,菜鸟方面称对此事不做评论,中通方面表示98%的业务在国内,跨境业务还比较少,对业务的影响需要具体业务部门评估。不管是国内快递公司还是阿里、京东等国内电商公司,主要业务都在国内,对美出海业务量都比较有限。

  但这也给国内电商的国际化敲响了警钟,自建物流体系会成为未来国际化的保障。

  《纽约时报》提到,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的决定是在特朗普的强硬派贸易顾问纳瓦罗的敦促下作出的,他认为此举是挫败中国的一种方式。而打压中国电商的同时,也给美国本土卖家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

  不过,对于美国准备退出万国邮政联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一做法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商品物美价廉的现实,“真正受惩罚的是美国消费者”。 

  综合《新华社》、《环球时报》、雨果网报道



为应对欧盟反垄断命令 谷歌将对手机厂商收取许可费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7日早间消息,为了回应监管者的处罚决定,谷歌周二调整了在欧盟的业务模式,要求设备厂商支付一笔授权费才能使用其应用商店。但这些厂商将因此而不必强制预装谷歌的相关应用。

  分析师认为,这种新的模式为谷歌在网络搜索和浏览器领域的竞争对手敞开大门,但并不会对其利润丰厚的移动业务构成太大威胁。

  欧盟委员会今年7月对谷歌处以43.4亿欧元(50亿欧元)的罚款,指控其利用移动软件市场的支配地位阻碍竞争对手发展。

  谷歌已经提出上诉,但却表示他们会按照要求对10月29日之后在欧盟经济区范围内推出的设备收取新的授权费,包括欧盟28国,以及冰岛、列支敦士登和挪威。

  三星电子、华为和其他设备制造商都必须向谷歌支付一笔数额未明的授权费,才能使用Google Play应用商店。作为交换,这些硬件厂商不再需要被强制安装谷歌搜索和Chrome浏览器,但他们仍然可以这么做。

  Android智能手机制造商将获得更大的灵活性,可以使用来自微软Opera和Mozilla等公司的搜索和浏览应用来深度定制设备。

  Atlantic Equities财务分析师詹姆斯·考德威尔(James Cordwell)说:“原先要使用Google Play,就需要预装谷歌搜索和Chrome,这种新的安排只是把这种隐性的价值交换变成了显性的。”

  CCS Insight分析师吉奥夫·布拉伯(Geoff Blaber)表示,“谷歌发现了一种方式来确保Andorid可以继续对其有利。”

  移动行业高管普遍认为,欧洲人对没有谷歌应用的设备兴趣不大。但跟谷歌和Facebook等美国公司有关的数据泄密和隐私丑闻促使一些用户开始寻找其他选择。

  Android设备制造商可以采用其他搜索引擎,包括知名度较低的Qwant和DuckDuckGo,以此来保护自己的隐私。这两家服务都表示,谷歌的限制措施导致他们最近几年无法与手机厂商签订分销协议。

  谷歌的硬件合作伙伴也可以在欧洲自由使用其他版本的Android,包括亚马逊的Fire OS。这类设备也无法访问Google Play。

  “我们会在未来几个星期跟Android合作伙伴密切合作,转向新的协议。”谷歌高级副总裁西罗什·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

  亚马逊、三星和华为尚未对此置评。

  欧盟委员会表示,具体如何遵守7月的裁决由谷歌决定,该机构将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他们通常允许企业根据客户和竞争对手的反馈调整措施。如果未能停止非法商业行为,谷歌可能会遭到更多处罚。(思远)



FB视频设备也在收集数据 联系谁决定你看到什么广告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7日早间消息,Facebook上周宣布推出了Portal家用视频聊天设备,将与竞争对手亚马逊谷歌以及苹果的家用声控音箱一争高下。

  关于这款设备,最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大家要信任Facebook,以至于放心到将Facebook支持的麦克风以及视频摄像头放在他们的起居室或是厨房呢?鉴于Facebook今年曝光的诸多隐私和安全问题,关于这款设备的隐私担忧——以及Facebook会收集什么样的数据并如何使用——成为了Portal设备推出的关键。

  上周一,路透社在报道中写明:“Facebook不会通过Portal收集任何数据——即便是电话日志数据或是应用使用数据。”

  这句话源于Facebook的高管之口。

  但是之后,Facebook联系到路透社,更改其口径:Portal没有设置广告,但是你打电话的对象数据以及你在Portal上使用的应用数据会被用于其他Facebook相关业务中的广告投放。

  “Portal语音呼叫是在Messenger的基础设施上进行开发的,因此当你在Portal上打电话的时候,和在支持Messenger设备上收集信息一样,我们也会收集相同类型的信息(例如电话时长、电话频率等使用数据)。我们也许会利用这些信息在我们的平台上给你呈现广告。其他常见的使用数据,例如应用的总使用量,也会用于为广告服务。”一位发言人在致路透社的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

  鉴于Facebook的商业模型,这一点不足为奇。Facebook在用户家中拥有一台设备最大的好处就是,它可以为公司的广告投放业务提供另一种数据流。

  这则信息并不是路透社在Portal发布会上采访Facebook高管时所得到的内容。但在之后联系负责Portal的产品副总裁Rafa Camargo时,他为自己分享了不准确的信息表示歉意,并表示虽然这种数据从技术层面来说可以用于广告投放,但他并不知道Facebook是否会这样做。

  他还补充表示,Portal团队并未计划用此数据服务于广告投放,因为Portal并不运营广告业务,这也是产生信息混淆的原因。

  但是,他指出这些数据可能会被用于其他Facebook应用中,进而针对用户投放广告。

  “我认为我的同事想要说明的一点是,我们并未打算使用这些数据。”Camargo说道,“未来可能是会使用的。”

  但这种信息混淆恰恰说明了人们为什么会对Portal以及其他Facebook旗下的应用或设备心生担忧。对于Facebook来说,准确解释清楚公司会收集什么样的数据以及该数据会被如何使用,着实不是一件易事。但以适当的方式向大众解释这款配备麦克风和视频摄像机的新型家用设备会如何使用数据,这一点也许更加重要。(堆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