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命华人女高管为“影子”顾问:学习亚马逊业务

贝索斯贝索斯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0日中午消息,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新任命了一名“影子”顾问。这名顾问将跟随公司创始人贝索斯一到两年时间,学习业务的方方面面。

  这个在亚马逊内部几乎人人艳羡的职位目前由华人女高管高薇(Wei Gao,音译)担任。根据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显示,她从7月份开始担任“副总裁兼CEO科技顾问”。13年前,高薇加入亚马逊,先后担任过各种职务,包括Kindle和库存管理团队等的高级职位,最近亦升任库存规划副总裁。

  据知情人士称,高薇将取代2017年上任的杰弗里·赫尔布林(Jeffrey Helbling)成为贝索斯的新一任“影子”顾问,同时她也是公司第二位女性“影子”顾问。“影子”顾问的工作包括跟随贝索斯并参与他的所有会议。往往担任“影子”顾问预示着候选人“将受重用”。马利亚·瑞慈(Maria Renz)于2017年卸任影子顾问,目前是公司快递体验副总裁。其他历任影子顾问还包括现任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的CEO安迪·加斯特、Prime Video副总裁格雷格·哈特和Amazon Go副总裁迪利普·库玛。

  除了高薇之外,另一名公司女性最近也被任命为“影子”顾问:今年五月份,亚马逊消费者零售CEO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任命华人女高管王云燕(Yunyan Wang,音译)为自己的影子顾问。此前,她在公司担任市场主管,曾经就职于Expedia和微软等科技公司。

  亚马逊高级管理层缺乏多元化的问题为公众诟病已久。贝索斯身边关系最密切的高管团队“S-team”中,仅一名为女性。截至去年为止,35名直接向公司三名CEO汇报的顶级高管中仅两名为女性。

  但是女性接任贝索斯的“影子”顾问一职,未必会改变贝索斯的高层管理团队结构。

  “我很高兴我们的S-team很稳定,”贝索斯在一次会议上提到,“我不打算做任何调整——我非常欣赏各位。如果有任何改变,我希望也是在未来较长时间内以平缓渐进地方式进行调整。”(木尔)



Facebook将成立独立监督机构 外媒:或沦为空谈

  澎湃新闻记者 承天蒙 综合报道

  Facebook(脸书)将参考“最高法院”成立独立监督机构,裁决对内容审核问题的申诉。有外媒认为,该提议虽然很好,但有可能沦为空谈。

  当地时间11月15日,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媒体电话会议上称,该机构将于2019年正式成立,目的是在言论自由和人们对安全的需要之间寻求平衡。

  扎克伯格在当天发布的Facebook文章中称:“我认为独立非常重要,原因如下:第一,它能阻止我们过多的团队内部决策。第二,它能建立问责和监督。第三,它能保证这些决定是为了我们社区的最佳利益而不是出于商业。”

  实际上,早在剑桥分析事件爆发时,扎克伯格就最先提出了Facebook需成立“最高法院”的想法。

  据科技网站The Verge当天报道,2018年4月,扎克伯格接受科技网站Vox总编辑、知名媒体人Ezra Klein采访时称,Facebook可能有一天需要模拟最高法院,裁定有关内容审核的重要决定。一个核心思想是,它能够更好地使决策符合世界各地的言论规范和法律法规。

  但这个实体机构将如何建立,建成后又如何操作,目前还在探索阶段。扎克伯格在博文中,只给出了一个大致的目标时间。

  扎克伯格写道:“我们从现在开始启动一段咨询期,解决最棘手的问题,如:如何选择这个机构的成员?如何保证它既独立于Facebook,又能坚持它们所持的原则?人们如何向这个机构申诉?这个机构将如何从数百万申诉中选择案例等。作为咨询期的一部分,我们将在2019年上半年世界不同区域实行这些想法,在2019年底之前,正式建成这个独立机构。”

  对于建立Facebook“最高法院”的想法,纽约时报11月17日评论文章认为,这个想法很有前景,不过最高法院的模式是否能够支撑Facebook这一理想化的机构也值得怀疑。

  上述文章称:“理论上,法院需要符合三个要求。第一是正当程序:这样的法院能够允许人们辩论已经出现的错误,并能够公开对其最终决定做出解释。第二是可代表性:法官能够代表社会的不同群体,为他们必须回答的困难问题带来不同视角的观点和专业知识。第三是独立性:当立法机构对法律进行辩论和颁布时,法院能够不受这些互相冲突的提案和政治观点的影响。

  但Facebook“最高法院”中,做到这三个要求并不容易。

  正当程序方面,当有不当言论出现时,Facebook的法官将以何种记录作为证据?裁决多大程度上依靠网络文本做出?如辨别种族歧视言论和说唱歌词,可能需要参照说话者的身份、动机和受众。在全球范围内,不同的语言和习俗、历史文化背景和政治体制下,这种判断会更加困难。

  然后是代表性的问题,谁能成为Facebook的法官,法官如何选出?考虑到Facebook社区的多样性,这个独立机构需要国际化、代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并且要包括仇恨及骚扰言论的目标受众的声音。由一个“百人委员会”代表Facebook的多样性社区好像不错,但是这么庞大的机构肯定会很难审议和裁决面前的问题。

  最后,独立性的问题可能会让Facebook设立独立监督机构的提议变成空谈。这个机构必须要独立于它的创造者,那么它必须要有独立资金,Facebook不能控制资金来源,但这还不够。法院能够决定对哪些上诉进行听证,那么Facebook的仲裁庭也应该有这种广泛的自由裁量权来选择“案件”。但另一个更重要的部分是,法院是坚守宪法的。宪法有很多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在社会变革面前坚持价值观的能力。但Facebook采用更像管理机构的方法,其内容审核的规则一直在不停修改,以适应变化的环境。



WhatsApp将推出“度假模式”:彻底屏蔽群消息

  新浪科技讯 11月14日上午消息,据香港地区媒体援引外媒消息,Facebook旗下通讯应用WhatsApp计划推出“度假模式”(Vacation mode),用户不仅可以将群消息完全静音,不显示未读消息数,甚至还可以不在对话列表中置顶显示。

  目前,WhatsApp群组只有“静音”功能,将群组设为“静音”后,虽然用户可以屏蔽群消息,但仍会在应用图标上及群组旁边显示出“未读”标示。

  而WhatsApp正在开发的“度假模式”,不仅可以屏蔽群消息,不显示未读消息数,甚至该群也不会自动出现在对话列表的顶部,且群内其他成员也不会知道已把群屏蔽了。

  不过,由于在“度假模式”期间,用户需要手动查看“封存”的群才能看到群消息,因此有可能会错过重要的群消息。报道中未有提及新功能正式推出的日期,估计最快或在下个更新版本推出。



巨额亏损 股价腰斩:Snap急欲扭转乾坤

  相关新闻:Snap第三季度营收创纪录 净亏损同比收窄

  本报记者 张枕河 

  “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母公司Snap本周四发布2018年三季度财报,虽然业绩总体符合华尔街分析师预期,但令市场遗憾的是仍未实现扭亏。今年以来,Snap股价从2月的20美元一路下行至目前的6.99美元。

  2017年Snap IPO时曾被寄予厚望,但近期其一直处境艰难,主要原因是来自于照片共享服务Instagram的竞争压力加大。据华尔街投行派杰最近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有85%的青少年用户使用Instagram,这意味着Instagram的人气度在历史上首次超过Snapchat。

  最新消息称,Snap决定聘用两名新的外部高管,其中包括从在线零售巨头亚马逊挖来的一名高管,希望借此提升竞争力。

  业绩未扭亏

  周四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Snap三季度营收为2.98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2.08亿美元相比增长43%;净亏损为3.2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净亏损4.43亿美元相比收窄27%。

  细分数据还显示,Snap第三季度总成本和支出为6.21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6.70亿美元。其中,营收成本为1.98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2.11亿美元;研发支出为2.04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2.39亿美元;销售和营销支出为0.98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1.02亿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1.22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18亿美元。

  截至第三季度末,Snap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可出售证券总额为3.52亿美元。Snap第三季度运营现金流同比改善6100万美元,为-1.33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1.59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20亿美元。

  此外,Snap第三季度日均活跃用户人数为1.86亿人,比上一季度下滑1%,比上年同期增长5%。

  Snap预计,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将在3.55亿美元至3.80亿美元,同比增幅为24%至33%;调整后的EBITDA亏损为7500万美元至1.00亿美元,去年同期调整后的EBITDA亏损为1.59亿美元。

  Snap股价周四在纽交所常规交易中上涨6.07%,报收于6.99美元。但在之后的盘后交易中,受日均活跃用户环比下滑影响,Snap股价下跌超过6%。过去52周,Snap最低股价为6.46美元,最高股价为21.22美元。按照本周四的收盘价计算,Snap市值约为89亿美元。

  寄望于“救兵”

  Snap日均活跃用户数下降源于竞争加剧。华尔街投行派杰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有85%的青少年用户都在使用照片共享Instagram的服务,Instagram的人气度在派杰调查历史上首次超过了Snapchat。

  Snap开始采取行动。本周三,Snap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向公司员工发出的一份文件中称,杰莱米·戈尔曼(Jeremi Gorman)将出任该公司的新任首席商务官(CBO),负责全球商业解决方案、全球在线销售、客户运营和商业营销事务。

  戈尔曼此前的岗位是亚马逊全球广告销售主管。斯皮格尔表示:“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建设它们的业务是Snap产品价值的核心元素,我对你们大家的出色工作深感骄傲,你们所做的工作确保了我们的广告主的投资回报是无与伦比的。杰莱米拥有经过实践证明的专业技能和才干,将令我们的平台变得更好。”

  斯皮格尔同时还宣布,杰瑞德·格拉斯德(Jared Grusd)已被任命为Snap首席战略官(CSO),他将负责内容、全球战略、合作和公司发展等事务。在加入Snap以前,格拉斯德最近的职务是《赫芬顿邮报》首席执行官,曾供职于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Spotify、谷歌和Oath等公司。格拉斯德将接替Imran Khan,后者已在9月份宣布离职。

  分析人士指出,与另两家社交网络脸谱和推特不同,此前Snapchat在18至34岁用户群拥有超高人气。这些年轻用户的活跃度更高,每天分享自己图片和视频的用户高达60%。这也使得Snapchat成为追求年轻用户的广告主的乐土。然而如今Instagram在年轻受众中吸引力增加,这给Snap带来空前压力。

  能否转乾坤

  Snap最初凭借图片分享软件Snapchat起家,这款应用于2011年上线,是一款由斯坦福大学两位学生开发的照片分享应用软件。其最大特点就是“阅后即焚”功能。这一功能允许用户拍照、录制视频、添加文字和图画,发送给自己在该应用上的好友。文件在打开后只有最多10秒钟寿命,随后便自动删除。如果接收方在此期间试图进行截图,用户也将得到通知。

  Snap一直以产品创新为市场所称道。除Snapchat外,Snap还推出了硬件产品——智能眼镜Spectacles。虽然功能只有简单的拍摄与分享视频,但仅130美元的售价让其很快成为年轻人的新宠。在2017年“美国科技业奥斯卡”的TechCrunch年度科技颁奖典礼上,Spectacles被评为年度最佳硬件产品。

  而IPO申请文件中,Snap将自己称为一家“照相机公司”。不出市场意外,2017年3月2日,Sna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尽管成立仅六年,但Snap已拥有高达1.58亿的日活跃用户。当时就有乐观投资人认为,由于隐私等方面的考虑,互联网正变成一个用户越来越不敢分享的地方。在这样的背景下,减少内容被永久性记录所产生的压力和紧张成为Snapchat吸引用户的亮点。

  但遗憾的是,Snap上市之后经营业绩和股价表现均不尽如人意。今年Snapchat对APP的改造没有成功,导致股价不断下挫,从今年2月的高位累计下跌约65%。

  美国媒体Cheddar最新调查显示,在Snap总共3000人左右的雇员中,40%的受访者说他们“未有意愿留下来”,这个数据较今年第一季度时增长了11%。今年3月,该公司裁掉了大约120人,此前还曾在内容和硬件部门进行过裁员。华尔街分析师估计,Snap将不得不大幅削减成本,以达到2019年实现盈利的目标。



亚马逊探索印度市场:改变印度购买和零售方式

  在印度大大小小的村落,拥有上千传统小商店,通称“吉拉纳”,它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过,著名在线零售商店亚马逊进入印度市场后,除了占领印度中产阶级市场,最近又开始向这些小店伸出橄榄枝,引得不少店主纷纷加盟亚马逊网店。

  27岁的甘加达便是其中一员。去年,他与上千吉拉纳店主一道成为亚马逊印度公司的一员。每天,甘加达会用智能手机向村民展示亚马逊网店售卖的各种商品,还教村民如何以优惠价网购。甘加达认为,自己就是亚马逊和印度村民间的一道网购桥梁。

  争取让当地商户成为在线商店的特使正是亚马逊进一步拓展印度农村市场的一部分,而印度也被亚马逊视为全球最后一块电商待垦地。

  印度拥有13亿人口,智能手机拥有者数量可观。但其基础设施一塌糊涂,交通秩序更是混乱如麻。从事快递行业需要具备冲锋飞车队的本领,加之大多数人仍习惯于现金消费,连信用卡都不常见,更别提网上交易。同时,印度有四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文盲比例占四分之一。不过,近年来,随着印度中产阶级不断壮大,使得这家电商巨头忍不住试水一把。

  亚马逊初入印度市场提出的目标是“改变印度的购买和零售方式”。尽管措辞平淡,但任务却十分艰巨。2017年,亚马逊因开拓国际市场损失了约30亿美元,分析人士认为,大部分损失源于印度。尽管如此,亚马逊仍要硬着头皮往上冲。因为无论是沃尔玛还是阿里巴巴,这些竞争对手都已在印度市场开疆拓土,对手的举动足以刺激贝索斯在印度大干一场。甘加达虽不认识这位著名的电商大佬,但他表示如果贝索斯能让村民们的购物变得更加便捷,一定会在印度赚得盆满钵满。

  每月初,甘加达都会向村民派发亚马逊促销商品单,单上印有“别惧怕网购,让它成为你的朋友”的字样。村民若在中午前下订单,亚马逊会在次日下午将货品送达村里的统一收货点。甘加达随后会徒步向村民派发包裹。而甘加达派发包裹时往往会吸引无数村民帮他跑腿,其场面如游行队伍一样壮观。

  亚马逊印度网站于2013年正式上线,其拥有一支全部由印度工程师组成的团队,这些人曾任职于美国西雅图亚马逊总部。贝索斯告诫这些印度工程师,“不要将自己看成计算机科学家,要学会像牛仔一样思考,充满野性、快速,甚至有些粗鲁。”

  如今亚马逊在印度已拥有超过50家作业中心,其会员制也在2016年引入印度。为提高快递时效,亚马逊从一开始便搭建自己的快递网络,集合包括客货车、摩托车、自行车甚至船只在内的各种交通运输工具。它还入乡随俗,接受客户以现金方式支付。很快,亚马逊的网购吸引不少印度中产客户。而今,拓展广泛的农村市场正成为其新的利润增长点,并将助力亚马逊打赢印度市场。(石璐)



谷歌CEO:中国市场非常重要 计划推出搜索和新闻产品

  IT之家10月16日消息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连线》杂志25周年峰会上向观众表示,谷歌公司计划推出一款搜索和新闻产品,重新进入中国市场。皮查伊称,中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它的规模很大,而且很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大、最赚钱的互联网用户群体。

  “我们想知道如果谷歌在中国会是什么样子,”皮查伊说。“现在还为时过早,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会或能够在中国这样做,但我们觉得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考虑到市场的重要性和用户数量,我认为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谷歌计划重回中国的计划,在内部被称为“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在此之前,有关“蜻蜓计划”的信息仅限于网站爆料、内部泄密以及谷歌代表与国会对话的报道。

  不过谷歌重返中国的计划遭到公司内外的一致反对,许多员工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谷歌放弃该项目。美国国会和白宫也表达了反对意见,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话来说,这款潜在产品是对民主的威胁。

  上月末,研究科学家杰克·保尔森(Jack Poulson)从谷歌辞职,公开抨击了谷歌在中国重新推出搜索产品的计划,称这是“不道德的”,与谷歌的价值观相悖。保尔森在辞职信中写道:“由于公司领导层的不道德和不负责任的决策模式,我于2018年8月31日被迫辞职。”



谷歌副总裁:已有75%的Pixel设备升级至Android 9.0

  截止目前,谷歌尚未公布Android 9.0的设备份额,换句话说,Android 9.0尚未突破0.1%的设备采用率,相较于隔壁iOS 12超过50%的盛况,可谓是天差地别。不过事实也不尽如此,根据谷歌硬件高级副总裁Rick Osterloh的说法,对于Pixel设备而言,Android 9.0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Rick Osterloh透露,目前已经有超过75%的Pixel设备升级了Android 9.0,所以如果单看苹果与谷歌的亲儿子设备升级率,他们之间差不了多少,而且预计iOS 12达到75%份额要等到11月份才行。

  根据IDC统计,谷歌在2016年销售了195万台Pixel设备,2017年又销售了390万部,如果不考虑2018年销量,目前Pixel设备存量应该达到了585万部。

  当然iOS设备基数比这多的多,达到数亿部,所以两者系统升级率也没什么可比性。不过如果75%这个数字是真的,再加上第三方安卓厂商也陆续收到了Android 9.0更新,相信下次谷歌公布系统份额时,应该就有Android 9.0的数据了吧?



Facebook清平台:删除超800个滥发涉政内容页面和帐号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2日早间消息,Facebook公司本周四宣布,平台已经删除了559个页面和251个违反垃圾消息规则的帐号。这些网页和帐号使用假帐号来获取点赞和共享,并引诱用户点击欺骗性网站链接,后者大多涉及政治内容。

  昨天的公告至少披露了Facebook最近几个月对网页、帐号和活动进行的第三次清理工作,在之前两次清理中发现,其中一些网页和帐号源于伊朗和俄罗斯。整个夏天至少有700页和帐号被关闭。

  然而,昨天被删除的帐号被怀疑来自美国国内。

  Facebook在博客中没有提到哪些页面和帐号被删除,但《纽约时报》报道说,拥有310多万追随者的“右翼新闻”(Right Wing News)和拥有24万追随者的左倾帐号“抵抗”(Resistance)均被删除部分页面。Facebook对媒体表示,本轮清除行动“是删除与影响力活动有关的国内页面和帐号最多的一次”。

  在解释为什么删除这些网页和帐号时,Facebook的网络安全政策主管纳撒尼尔·格莱彻(Nathaniel Gleicher)和产品经理奥斯卡·罗德里格兹(Oscar Rodriguez)在博客文章中强调说,它们并没有因为发布的内容类型或表达的意见而被删除,而是因为使用了欺骗性技术鼓励人们点击链接。

  “其中一些人使用假帐号或者多个同名的帐号,通过群组和页面的网络发布大量的内容来驱动他们网站的流量,”两人写道。“许多人使用相同的技术使他们在Facebook上的内容比实际更受欢迎。另一些是广告,利用Facebook误导人们,以为他们是合法政治辩论的论坛。”Facebook承认,美国中期选举距今不到四周时间,可能对假帐号和有害链接的生成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过去几年,Facebook因未能阻止虚假和真实帐号散布错误信息而备受关注。该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多次表示,Facebook不会因为发布虚假信息而直接删除页面,如今他坚持重复这一说法,但有人呼吁应暂停臭名昭著的阴谋论者阿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Facebook帐号。

  然而在最近几个月,该公司已加大力度,利用反垃圾消息的政策来追查这些帐号不真实内容。除了上述举措之外,在过去两年里,Facebook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建立事实调查程序,只允许经过验证的美国用户购买政治广告,以确保减少不良行为者在Facebook上传播错误信息,尤其是在选举期间。(斯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