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HQ2新总部落户谁家?竞标榜单20强各出奇招

  来源 猎云网

  编译 Halcyon

  去年,亚马逊将为其第二个总部“HQ2”选址的消息一经发布,就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竞标战。亚马逊HQ2的落户伴随而来的将是数千个新工作岗位和高达25亿美元的投资,这么一块香饽饽,自然成了各大城市竞相争抢的对象,为在这场角逐中拔得头筹,各大城市也都放出了大招。

  本周,亚马逊宣布将把自己的第二总部分拆到两座城市:纽约皇后区的长岛市和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历时14个月的HQ2竞选正式落下帷幕。据悉,亚马逊将从这两个城市获得超过22亿美元的补贴(另外该公司还宣布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建设新的卓越运营中心并创造5000多个工作)。这些城市的一些公民和当地政界人士对提供给这家市值超1万亿美元的电商巨头的货币激励措施表示不满,纷纷提出抗议。

  但资金补贴并不是地方政府用来吸引亚马逊的唯一因素。他们还给出了更具诱惑力的提案——包括在当地机场设立亚马逊专属行政休息室,以及每位移民员工的搬迁补偿。事实上,这些激励措施的范围不可能完全透露给大众,有几个城市对其投标提案保密,相关城市官员签署了保密协议,禁止共享任何相关信息。

  据记者了解,以下是亚马逊HQ2入围名单中各个城市为该公司提供的一些激励措施。

  亚特兰大

  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本月13日公布了其在HQ2投标中的全部提案,详细说明了超过20亿美元的纳税人资助的激励措施。提案中显示,该城市将为亚马逊提供更抓人眼球的福利,包括“亚马逊乔治亚州学院”,这是一项州立大学附属教育计划,为公司员工提供为期24周的新兵训练营计划;在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哈兹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Hartsfield-Jackson International),为亚马逊高管设立专属休息室及免费停车场;并且在亚特兰大地铁线MARTA上添加一班车,为亚马逊的城市货品递送提供服务。

  亚特兰大在此次角逐中放出的大招就是超过17亿美元的税收激励措施,包括13亿美元的“大型项目税收抵免”以及来自亚特兰大市的额外的8700万美元的地方税收抵免。乔治亚州州长Nathan Deal在一份声明中说道:“我对州级经济发展团队的提案感到无比自豪。”

  波士顿

  波士顿没有提供与其他HQ2竞选对手相同的数十亿美元税收优惠,而是另辟蹊径,希望借助其顶尖大学的人才资源吸引该电商巨头。但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与其他城市的报价相比,波士顿公开的提案就显得比较平和了。

  除了承诺在10年内提供7500万美金的资金以维持房屋价格在占地800万平方英尺的HQ2开发项目计划之内,该市还提供了约1300万美元的“员工培训补助金”,以建立一个技术人才输送通道。记者还在提案中发现了更有趣的激励措施:该市将为符合条件的亚马逊员工提供零利率贷款,用于支付当地购房首付。

  芝加哥

  芝加哥提供了高达22.5亿美元的资金补贴。如果亚马逊为该城市创造的就业机会满足特定的目标,一半的资金补贴将以税收抵免的形式提供,此外4亿美元将用于基础设施支出,以改善该城市较不发达地区的道路、下水道和其他设施。

  众所周知,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是影视作品《星际迷航》的忠实粉丝,芝加哥政府抓住这一点,邀请了影片中船长 Jim Kirk的扮演者——演员威廉·夏特纳(William Shatner)在竞标时叙述其提案内容。

  哥伦布(俄亥俄州)

  哥伦布在其最初的1300页篇幅的提案中写到将提供近5亿美元的资金补贴。哥伦布调度报告称,该提案为亚马逊提供了15年的100%房产税减免,以及35%的所得税退税。这些优惠将在十多年里为亚马逊节省数百万美元的税收。当然,优惠也不是平白提供的,亚马逊只有同意一系列规定的情况下才能获得补助金:创造1000个新的全职工作,每周工作35小时,时薪至少15美元,工资总额约4500万美金,且要求在3年后,公司需在该城市的房地产领域投资5000万美金。

  此外,政府官员誓称要设立一个工作组,以降低哥伦布市的高犯罪率。

  达拉斯

  市长Mike Rawlings本月13日告诉记者,达拉斯将为亚马逊提供6亿美元的激励措施,包括减税。需要注意的是,达拉斯位于德克萨斯州北部,但其在HQ2竞标中不包括该州单独报价(高达五亿美元的补贴)。在达拉斯的其他优惠中,有一个创立名为“Amazon U”新大学的项目。

  该市激励措施有部分与当地招聘有关,将要求亚马逊承诺投资1亿美元用于解决公共教育和无家可归问题。

  蒙哥马利郡(马里兰州)

  据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报道,马里兰州立法者此前批准了一项名为PRIME Act的法案,将为亚马逊提供高达65亿美元的税收优惠,该法案成为马里兰州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发展计划。

  除了刺激措施外,该州还承诺为蒙哥马利郡的White Flint Mall地区提供20亿美元资金用于基础设置和交通改善,亚马逊将其列入第二总部HQ2的决赛名单。

  但获得税收抵免的前提是,亚马逊必须创造至少4万个平均年薪10万美元的工作岗位。该州还对用于建设HQ2的建筑材料免征州销售税,并提出了新的年度税收抵免政策,相当于每个新工作岗位薪资的5.75%。

  纽瓦克市(新泽西州)

  根据NJ.com的数据,HQ2竞标期间,纽瓦克通过了一项法案,称其将为任何在当地建立总部,创造3万个工作,并在20年内投资30亿美元的公司提供高达20亿美元的税收优惠。另一项法令允许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获得30年内高达10亿美元的免税额。

  费城和匹兹堡

  宾夕法尼亚州国务Dennis Davin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信件中写道,宾夕法尼亚州计划向这家互联网购物巨头提供高达46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其中包括45亿美元基于绩效的拨款计划,剩下的1亿美元用于改善运输,“以满足亚马逊HQ2的需求”。Davin在去年10月份与亚马逊经济发展办公室的通信中解释道:“该补助金将持续提供25年,并将根据亚马逊每年缴纳的个人所得税金额计算。”

  今年春天,市议会成员讨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对新建筑项目征收1%的税。立法者针对亚马逊总部迁入的地区增加了一项免税条例。

  费城官员在其HQ2提案流程中投入约54.5万美元用于研究、营销和广告。记者目前所了解的全部信息只有这些,在2017年,竞标流程开始前,匹兹堡市政府官员签署了新的协议,针对亚马逊的任何报价将保密长达五年时间。

  多伦多

  多伦多是唯一一个入围决赛的加拿大城市,而且它的很大一部分都依赖于这种吸引力。在其宣传中,该市并没有向亚马逊提供税收激励措施。但代表加拿大市政当局利益的多伦多环球公司首席执行官Toby Lennox告诉CBC(加拿大广播公司),“在这场角逐中,其他城市可能会把重点放在大额补贴和税收优惠上,但像安大略省一样,我们在多伦多地区不想玩这场比赛,坦白说,我觉得我们不需要以资金补贴来吸引亚马逊,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华盛顿特区

  根据华盛顿商报估计,作为美国首都,华盛顿为亚马逊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在10到15年内每年提供6千万至8千万美元的补贴,总计6亿至12亿美元。优惠包括迁至该地区的每位员工最多可获得5000美元的搬迁补偿;每位新员工的工资报销最高可达1万美元,新雇资深员工的工资报销最高可达3万美元;五年内不增加不动产税;免征购买硬件和软件的销售税;为新雇佣的资深员工提供多达1万美元的税收抵免;五年内0%的公司税,以及公司运营期间税率从9%降至6%。

  奥斯汀、迈阿密、罗利、洛杉矶、丹佛和印第安纳波利斯

  这些决赛入围者对他们的出价保密,隐瞒了有关官员对亚马逊HQ2落户于各自城市提供补贴的相关细节。

  根据Community Impact获得的文件,奥斯汀在其原始提案中未包含激励措施。该市拒绝向外媒提供任何信息。

  迈阿密:竞标细节保密。

  罗利市(北卡罗来纳州)尚未公布其亚马逊竞标细节。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市政官员正计划在25日内将竞标记录公开。从2017年6月起,北卡罗来纳州的政府预算透露了部分细节:“其立法机构称将对投诉大于40亿美元并创造超过5000个工作岗位长达25年的私营企业提供最高限额的资金补贴。

  洛杉矶经济发展公司的发言人告诉外媒,洛杉矶提案的细节近期不会公开。提交此竞标提案的组织签订了保密协议,仍在规定期限内,并且不打算公布其向亚马逊提供的激励措施的详细内容。州长Jerry Brown去年一封信中告诉亚马逊,将为其提供高达2亿美元的税收减免和1亿美元的员工培训资金。

  去年11月,丹佛向亚马逊提供了一份经严格修改的报价版本。修订版本没有透露其激励措施的细节。但有提到一些可能的激励措施,如就业增长税收抵免,每位亚马逊员工最多可获得1200美元的就业培训补助金,贫困地区员工还将获得所得税税额抵免,以及州内学费补贴。

  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竞标细节保密。



美国共享出行巨头德比战:Uber与Lyft冲刺上市

  新浪科技 郑峻  发自美国硅谷

  寸土必争,针锋相对。过去五年时间,Uber和Lyft这对共享出行老对手几乎在美国每一个主要城市都展开了激烈竞争。而现在,这对同城对手又朝着一个新战场进行抢滩冲刺——首次公开募股(IPO)。

  Uber估值或将1200亿美元

  无论是全球共享出行巨头Uber,还是美国本地竞争对手Lyft,能在共享出行市场的惨烈竞争中一路拼杀到现在,都走过了一条不归路。2009年创办的Uber已经融资160亿美元,2012年创办的Lyft也筹集了51亿美元,两家公司都走过了上十轮融资,上市早就是按部就班的事。而且,Uber和软银今年签署的融资协议中,更有2019年底必须上市的对赌协议。

  直到上周的剧烈震荡之前,美国股市一直处在一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喜人涨势。对新股上市来说,没有比这更适合的时机了。今年美国股市已经有197家公司上市融资53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8%。科技类股表现尤其抢眼,今年IPO的科技新股股价平均增长了33%,远高于大盘的同期走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原计划明年下半年上市的Uber已经悄悄调整了上市时机,开始紧锣密鼓地敲定承销商,准备在明年上半年就融资上市。据美国媒体报道,高盛摩根士丹利两大顶级投行已经先后接洽Uber,给后者开出了至多1200亿美元的上市估值。

  这样的估值不由得Uber不动心,他们上一轮融资是今年8月;丰田汽车向Uber投资5亿美元合作研发无人驾驶,当时的估值还是720亿美元。1200亿美元的估值,也相当于底特律汽车三巨头(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的市值总和。

  虽然和诸多互联网公司一样,Uber上市也看不到盈利的曙光,但营收和业务的稳定增长就意味着未来可观预期。据摩根士丹利的上市文件,Uber今年的营收或将达到100亿-110亿美元,较2017年的77.8亿美元显著提升。

  Lyft不甘示弱筹备上市

  另一方面,Uber的对手Lyft也在小步快跑准备上市。据美国媒体报道,Lyft已经选择了摩根大通瑞士信贷和Jeffeies等几家券商为承销商,预计估值超过151亿美元。相对于Uber的估值大幅增长而言,Lyft的估值非常保守,仅相当于今年年初的估值水平。

  Lyft与Uber的最大差距就是国际市场。与Uber业务遍布全球相比,Lyft的业务仅限于美国和加拿大。去年Lyft的乘车总数为3.75亿次,而Uber则是40亿次,是Lyft的十倍以上。这或许也可以解释Lyft估值只有Uber八分之一的原因。此外,Lyft的业务集中在共享出行,而Uber的业务还包括了无人车以及外卖业务UberEats(这一业务扩展到全球500个城市,估值达到200亿美元,今年订单总额或将达到60亿美元。)

  不过,在美国本土市场,Lyft在300个城市都与Uber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今年第三季度,Lyft营收从上年同期的3亿美元增长到5.63亿美元,但亏损却从1.95亿美元扩大到2.54亿美元。按照Lyft自己公布的数据,他们今年在美国共享出行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35%,较去年年初的20%显著增长,单是去年第二季度,Lyft的市场份额就增长了8个百分点。在美国最大的16个城市,Lyft的市场份额更是突破了40%。

  但第三方的数据则有着明显差距。市调公司Second Measure预计Lyft今年第一季度的份额仅为27%,而另一家市调公司Certify则认为Lyft的同期市场份额仅为19%。Uber内部的数据则估测,Lyft的市场份额接近30%。

  Uber作死帮Lyft翻身

  不过,仅仅两年前,Lyft还差点因为融资不利被迫出售。但在他们坚持的同时,Uber却因为自身问题陷入公关危机与管理动荡,从而给Lyft带来了新的转机。

  2017年对Lyft来说是一个转机。Uber管理层的性骚扰丑闻和司机犯罪事件使得一些消费者开始转向Lyft。2017年Uber的美国总乘客数仅仅增长了18%,达到4800万人,低于市场此前预期的5100万人,而Lyft却暴增了41%,达到2990万人。另一方面,Uber与谷歌的关系因为无人车技术窃密诉讼而跌到谷歌。这直接促使谷歌在去年下半年向Lyft投资10亿美元,并推动Waymo与Lyft进行无人车合作,以遏制Uber的发展。

  2017年4月的G轮融资,Lyft估值75亿美元,去年下半年谷歌投资的时候,估值为115亿美元;今年上半年的I轮融资,Lyft估值为151亿美元。除了谷歌,Lyft的主要投资者还包括Fidelity基金和日本乐天。市调公司eMarketer预计,Uber与Lyft在美国市场的业务差距可能会继续缩小。预计2021年,Uber与Lyft的乘客总数将分别达到6260万人和4780万人。

  显而易见,在两家共享出行巨头持续激烈竞争时,上市融资将给他们带来必要的军备支撑。这也是Uber和Lyft在当前的良好大市形势,在IPO市场打响德比战的关键考量。



东南亚移动支付普及面临习惯、分散服务及安全等问题

 原标题:东南亚移动支付市场的普及仍面临“三座大山”

  【环球网科技 记者 林迪】“印度尼西亚是该地区人口约2.61亿的最大市场,支付是最大的问题,因为信用卡普及率较低,现金和银行转账仍然在该地区普遍存在。”当地时间10月10日,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的南华早报中国会议上,印度尼西亚电子商务公司Bukalapak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穆罕默德·法伊林·拉西德表示,印度尼西亚的电子商务市场仍然是庞大而待开发的。

  据记者了解,即使拥有极大的可挖掘市场,但东南亚移动支付市场的普及仍面临三座大山:支付习惯、分散的服务以及安全性问题。

  网购与支付习惯

  法伊林介绍称,“目前,只有大约10%的印度尼西亚人口在网上购物,支付是主要障碍,因为许多用户不知道如何在网上开展支付工作。”

  一些参会的企业家纷纷表示,在东南亚地区,虽然意愿很强烈,但当地主流供应商在移动支付的推广上仍面临很大挑战。

  缓慢发展的在线支付采用也使像Bukalapak这样的公司以及中国香港的旅游预订平台Klook开始尝试用线下支付的方法来更好地吸引客户。据介绍,Bukalapak正以代理商的方式与印度尼西亚约300,000个家庭经营的商店合作,这些店主帮助消费者在线订购物品并收取现金作为交易的付款。

  Klook首席营收官Anita Ngai则表示,该公司已经在菲律宾马尼拉等城市进行了线下旅游展览,这里的购物中心是当地人的热门景点。“为了应对不想将信用卡详细信息输入Klook应用程序预订旅行套餐的用户的挑战,该公司与在这些商场设有摊位的预付信用卡公司合作,其允许消费者用现金购买信用卡,这样他们就可以支付旅行套餐的费用。”

  《南华早报》报道称,东南亚地区在改善数字支付生态系统的呼声紧随中国的移动支付热潮,其中,主要支付系统提供商助推了当地的在线零售、金融和按需服务的快速增长。

  数字钱包服务不统一

  东南亚在线支付的还有另一个大问题,即该地区的每个市场都有来自不同参与者的多种数字钱包服务,这使得支付行业高度分散,并使希望在线支付的消费者感到沮丧。

  新加坡FOMO Pay的联合创始人Zack Yang Zhan在会上表示,“即使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市场也有27种不同的数字钱包服务。我们希望解决无现金支付面临的挑战,可以让消费者去任何商家付款时而担心使用哪个钱包。”据介绍,他的公司就是致力于实现一体化利用二维码的商家付款解决方案。

  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另外,据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亚太区董事总经理Stephan Neumeier称,“随着电子商务推动移动支付和交易持续增长,该地区的企业同时需要了解移动支付系统面临的安全性问题。“网络犯罪分子可能会在二维码中隐藏恶意软件,并感染扫描这些受损代码的设备。从网络犯罪的角度来看,今天的事情是可怕的,如果你现在可以使用二维码向街上的一个乞丐汇款,而你对此并不怀疑,那么这是危险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