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黑公关”操作:调查政客内幕 引诱记者发对手负面

雪莉·桑德伯格雪莉·桑德伯格

  相关专题:Facebook四面楚歌:黑公关曝光 被大佬呛声

  相关新闻:纽约时报全景揭露Facebook:危机全靠拖 里外都烂透

  导语:《纽约时报》今日继续报道Facebook“黑公关”事件。在Facebook的此前的行动中,调查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扮演了关键角色,这家公司会调查Facebook的批评者,比如其它科技公司、社会人士,甚至包括参议员,并向记者发送调查文件,以贬低这些批评人士的可信度。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一家名为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小公司将华盛顿不为人知的黑暗政治艺术带到了硅谷:它与Facebook合作,向记者透露贬低其它科技公司的信息。

  9月份,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出席国会听证会。而就在听证会前几天,Definers有了新的目标:打算质询桑德伯格的参议员。

  在给记者的一份文件中显示,Definers统计了15名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使用的软件,用来追踪他们个人网站的访客。另一份文件详细列举了每个参议员在Facebook广告上投入的资金,以及他们从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获得的竞选捐款。

  这种做派在政治活动中被广泛称为“敌情研究”。这些由Definers披露的文件巧妙地为记者们提供了他们所需的素材,借此指责这些质询桑德伯格的参议员是伪君子。

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记录了参议员为跟踪他们网站访客所使用的数据工具。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记录了参议员为跟踪他们网站访客所使用的数据工具。

  虽然参议员们对敌情研究的招数并不陌生——他们经常使用这一伎俩对付政治对手。但是在竞选期之外,他们对自己会成为“敌情研究”的目标始料未及,更何况使用这种招数背后的公司还曾口口声声宣称要与议员们合作。一般情况下,受到华盛顿重点审查的公司往往不会贸然采取任何可能惹怒议员的行动。

  “Facebook表面上宣称他们希望与委员会合作一起解决种种问题,背地里却跟政治敌情研究公司勾结试图摧毁该委员会的可信度,”弗吉尼亚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在声明中说道,“这令人十分不安。”

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其中列举了每个参议员购买Facebook广告的花费,以及他们从Facebook或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获得的竞选捐款数目。  图为Definers向记者提供的信息,其中列举了每个参议员购买Facebook广告的花费,以及他们从Facebook或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获得的竞选捐款数目。

  《纽约时报》获悉的文件进一步揭露了Definers诋毁Facebook批评者的策略。周三,《纽约时报》刊文称,Definers还向记者提供研究文件,称自由派团体捐赠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是反对Facebook人士背后的暗中力量,并在一个看上去像是典型的保守派新闻网站上发布文章,攻击的Facebook的竞争对手。

  周三晚些时候,在《纽约时报》公布其调查结果后,Facebook随即终止了与Definers的合作关系。

  “我知道很多华盛顿的公司会做这些事情。当我了解到这一切后,我立即做出决定:这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四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说。

  Definers的董事总经理科林·里德(Colin Reed)在一封邮件中表示,他的公司不过是基于公开信息编制内容,Definers所做的一切均符合公关事务的“标准操作流程”。“对于《纽约时报》的记者来说,一家公关公司在客户将于国会山作证之前向记者提供素材并不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他写道。

  最初,Facebook聘请Definers来监控社交网络上的新闻。2017年10月份,随着针对俄罗斯如何利用Facebook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制造分裂的审查日益加剧,Facebook进一步加深与Definers的合作。

  Definers开始做一些一般的宣传工作,比如为Facebook管理电话会议。同时,公司还暗地里将就俄罗斯假新闻泛滥一事甩锅给其他公司,比如谷歌

  新闻网站NTK Network是Definers工作策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NTK看上去跟普通的右派新闻网站无甚区别。但实际上,上面的大部分新闻都出自Definers和其姐妹公司America Rising的员工之手。根据一名匿名前员工的说法,这些新闻无非是诋毁公司客户的竞争对手。这三家公司在弗吉尼亚的阿灵顿拥有共同的员工和办公室。

  在桑德伯格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前夕,Facebook的游说者敦促议员尽量不要在隐私、审查以及其他一些问题上提问桑德伯格,主要提问应围绕干预竞选进行。据周三报道,委员会主席、北卡罗来纳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伯尔(Richard Burr)当时似乎有些举棋不定,并提醒其他议员按照听证会原定的安排提问。

  Facebook还游说邀请谷歌方面具有相应头衔的人物出席听证会。伯尔邀请了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但他并未露面。在听证会当天,桑德伯格女士边上留出一个位置,谷歌的标签异常醒目。

  在听证会前夕,一名Definers员工向《纽约时报》记者发送邮件,其中劝说记者撰写文章,称Facebook将认真对待参议员的顾虑,而谷歌则对参议院的要求置若罔闻。

  也是在听证会前夕,NTK Network报道称,佛罗里达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曾暗示谷歌是潜在的垄断者。第二天,听证会刚结束,NTK Network又发文强调,听证会期间参议员卢比奥点名批评谷歌。

  NTK自三月末以来,一共发布至少11篇与谷歌有关的文章,上述两篇只是其中之二。其中另有一篇文章质问道:“为什么扎克伯格需要出席年初国会的听证会,而谷歌的高管却可高枕无忧?”

  和针对参议员们的文件一样,Definers也在散布其它包含公司希望记者深入调查的线索备忘录。这些备忘录通常基于新闻简报和社交媒体帖子等公开信息。

  Definers敦促记者们调查索罗斯与反Facebook联盟“Freedom From Facebook”之间的财务关系。Definers希望借此说服记者,该联盟并非单纯的运动组织,而是一个有钱的反对者精心策划的产物。

  Definers散布了一份跟“Freedom From Facebook”有关的长达两页的文件,其中指出“该联盟中至少有四个组织接受过乔治·索罗斯的资助、或与索罗斯步调一致,而索罗斯曾公开指责Facebook”。而文件中指名道姓的四个组织似乎确实获得过来自索罗斯的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资助。

  第二份长达12页的文件试图将“Freedom From Facebook”与索罗斯和民主党人大卫·布洛克(David Brock)联系在一起。布洛克在保守派圈子里是著名人物,擅长使用政治肮脏伎俩。在向索罗斯身上泼脏水时,文件强调称,“Freedom From Facebook”抗议人士拿的标识牌容易让人联想到反犹太主义宣传。

  Definers在一份声明中称,该文件“完全属实并有公共记录可循”。

  “Freedom From Facebook”的发言人埃迪·瓦勒(Eddie Vale)称,联盟的主要资助者为计算机科学家大卫·马格曼(David Magerman),但瓦勒拒绝透露其他资助人的姓名。他表示,联盟从未接收过集团赞助。“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也表示其未向该联盟提供资金。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女发言人劳拉·希尔博(Laura Silber)称,周四基金会的主席已与桑德伯格通过话,要求Facebook对公司与Definers之间的关系发起独立调查,并在三个月内对外公布调查结果。

  Definers在最近的操作不是Facebook第一次试图抹黑其竞争对手。2011年,Facebook曾聘请公关公司Burson-Marsteller与记者联系,引导记者调查谷歌侵犯用户隐私一事。当记者披露该计划后,Facebook反自食恶果。(图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